互联网中的大佬在两会上都说了什么话?
互联网
分类: 互联网事 人生感悟 围观: 2314
互联网大佬上两会,说什么?
互联网发达了。


一年前,中国互联网界惟有盛大陈天桥是全国两会里的代表委员独一份(他是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到今年,陈天桥不再孤独。除了他续任十二届政协委员,马化腾、雷军、李彦宏也被推选为新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或全国政协委员。此外,刘强东在今年也被选为上海政协委员。


互联网业界流传的大佬桌(TABLE)被抬进了人民大会堂。尽管不能一一对应,但八九不离十,互联网大佬们在中国最高的参政议政机构,聚齐了。除了马云。只有马云拒绝所有的代表、委员头衔,不过他前不久也进了中南海向总理建言。


这是互联网成熟的标志之一吗?


成熟未见得,但它确实主流化了。十年前还在为明天不知到哪再去拉一笔资金维持服务器运转而焦虑的这拨普通创业者,今天登上国家政治舞台。


他们显然会从自己所在企业的经验与利益出发,去提交提案,表达观点,试图影响与改变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环境与政策。在中国特定的参政议政框架下,这是最好的政策游说机会,他们理当为自己的利益(群体)代言。马化腾2011年提出关注互联网信息安全的提案,因为提及3Q大战而被人指责在假公济私。其实这样的指责毫无必要。每位人大代表(委员)当然是从自己角度与立场出发,提出政策改进建议,难道你让小马哥在提案中把自己和360各打五十大板,那就算正确的提案、算天下为公了?


不过,如果建言仅出于一己之私利,却无产业、公众、社会之普适价值,势必招致大众啧言。比如,有报道说,张近东今年将在两会上提议对VIE模式的风险进行预警(概因某些VIE企业拿了国外资本的钱,激进追求财务回报,以价格战扰乱电商市场秩序)。如此消息属实,广大创业公司恐怕要将张先生拉入不欢迎名单了。


正如马化腾所说:

代表履职最重要的是提出一些可实施,有前瞻性的问题。行业代表要提自己行业有关的建议,但不能只从公司角度,而是应该从国家发展角度提出建议。


代表、委员们!请珍惜与行使好你们手中的权利!可能你们的一句话、几页纸,就会改变中国互联网与科技的进程、方向与历史。


接下来,我们依次检阅陈天桥、马化腾、李彦宏、雷军、丁磊、刘强东曾在两会上提交的提案议案。你可以为他们是否尽职尽责打打分。


陈天桥这五年


直到今年3月,在马化腾雷军首次作为全国人大代表进入人民大会堂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之前,陈天桥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互联网界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的一根“独苗”。除全国政协委员外,陈天桥同时也是共青团中央候补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和上海市青联常委。


在2008年刚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并参加两会时,他说,“我不敢说,这五年我一定能做多少事,但至少不会去‘为赋新词强说愁’,说那些自己不懂、不明白的领域。”


整理他在过去五年的提案与两会发言,可以看到,他的大部分意见确实集中在:如何为创新型公司创造更好的土壤,也大致能体现出盛大当下的发展诉求。


让我们来回顾下:


2008年3月,第一次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陈天桥上交了第一份提案:《鼓励境外上市红筹企业回归A股市场,完善自主创新投融资环境》,这鲜明体现出陈天桥身上强烈的互联网与资本色彩。


盛 大网络于2004年5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陈天桥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谈到,盛大、百度这样的公司,赴海外上市实皆无奈之举。去海外上市后,投资者在外 面,而市场与用户在中国,很多公司股票就成为资本市场不待见的“孤儿股”。他在这份提案中提到,何不“让那些已经证明是成功的创新型企业回归A股市场上, 参与国内资本市场的建设”?且能增强企业的投融资能力。


他建议,除让境外红筹直接到A股上市之外,政府还可考虑制定相对宽松的鼓励政策,以鼓励这些企业将具有高成长性和收益率的子公司或关联公司在A股上市,从而给予他们更多的融资选择和回归途径。


由此可见,当时的陈天桥,就在想让盛大“回归”的事了。


在当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初当委员的陈天桥也侃侃而谈了很多对如何培育中国创新型企业、如何以整合促创新的想法。类似长谈,陈天桥最近两三年是没有再对外表达了。那时的陈天桥,比现在处于一种更旺盛的创新冲动与自我表达状态中。


2009年,是陈天桥资本长袖善舞之年。盛大分拆游戏业务上市、收购华友世纪、重推盛大文学、成立盛视影业、收购酷6、盛大游戏与金山成立合资公司……盛大的棋盘迅速铺开。估计陈天桥忙于实务,这一年的两会上,陈天桥没发出什么声音。


2010年两会,陈天桥携新提案上会,该提案是《关于用新技术、新模式加快文化与旅游结合发展的提案》,并提出了具体的若干条鼓励措施,还重点强调“物联网”概念。这跟盛大正在做的事正好契合。


2010年1月,盛大筹备推出盛大旅游,由此正式介入旅游行业。而在两会召开头几天,在3月1日的盛大电话财报会议上,陈天桥透露盛大“正在使用新技术,创新性的进入传统的旅游业务”。盛大旅游中,就有物联网概念。


不过,以政协提案的形式开道、被陈天桥寄予厚望的盛大旅游发展得并不好,到现在还在转型LBS的摸索中。


2011年,陈天桥再提红筹股的“回归”之事,这次更明确表示,一旦“国际板”推出,盛大会率先申请。这一年他提出的两个提案是:大力扶植文化原创者创新,实现“微创业”梦想;加速推进国际板上市,助力红筹“孤儿股”归国效力。


结果,国际板到现在也没有推出,但陈天桥已等不及了。提出该提案半年多之后,2011年10月份,盛大网络提出私有化提议,直到12月,宣布完成私有化。


或许盛大迟早有一天会登陆国内资本市场。


2012年,陈天桥的提案第一次偏离了扶植创新型企业的初衷与主线。这或许与盛大在进行整体性收缩与战略调整有关。关于商业产业创新,他无甚高论,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一年政协会上,陈天桥跨出互联网、创新领域,去说起了“房事”!他在会上的提案是:应改“限购”为“限售”。


陈 天桥认为,房地产限购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存在短期性、临时性的特点,在调控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副作用。他建议,改“限购”为“限售”,将住房在购买环节的 限制后置到销售转让环节。对于购买后短期内转让的,课以重税,持有时间越长的,交易环节税收可以越低。从而鼓励购买房产后中长期持有,抑制炒卖房产的投机 行为。


五年,从立志要谈“创新”、促创新,到最后一届不再为盛大谋、创新谋、科技谋,而改谈“房事”,这是盛大的失落、陈天桥视野的拓宽、还是创新的无奈?



马化腾:执着于信息安全


12月13日,广东省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150名预备人选名单里,新增了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


这是马化腾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此前,他担任过深圳市第四、第五届人大代表,第十届全国青联委员、第十一届全国青联常委,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数字中国联合会理事会员。


身为深圳人大代表,马化腾这两年执着地将“信息安全”作为代表提案。


2011 年1月,马化腾联合23名代表,在深圳市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上提交了一号议案,建议制定《网络信息安全保护条例》,同时附上近3000字的《网络信息安全保 护条例(草案)》。这份近8000字的议案引用了大量近年来国内发生的实例,阐述立法保护网络信息安全的必要性。还直接提到了腾讯置身其中的“3Q大 战”。


马化腾诉苦说,3Q大战持续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任何相关政府部门出来对双方的行为进行约束和监管。


当时,马化腾这一提案,还被某些网友指责为“假公济私”,一度身陷所谓的“提案门”。


但马化腾不以为怵,2012年、2013年,马化腾在参加深圳人大会时,没有提交新的议案,而是继续关注和推动互联网信息安全立法。马化腾称,对于盗号、窃取网络财富等行为目前没有清晰的法律界定,处罚力度也不够,有的犯罪分子认为自己从事高科技行业,海南、广西等地有的村庄甚至全村人专门做盗号。而且,他对“安全”的关心还蔓延到了线下的深圳治安问题。


根 据马化腾在深圳两会上的谈吐,目测他在全国两会上可能也不会再提交不同于信息安全里放的新议案。而且,只怕,该说的他已经在中南海里说过一遍了——深圳两 会后,马化腾、马云被请到中南海,在温家宝总理面前,讲互联网产业发展,及如何与传统产业融合,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


3月3日,马化腾在广东代表团驻地遭遇媒体围堵采访,但婉拒之后匆匆离去。



李彦宏:呼吁不要歧视VIE!


继2012年12月当选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后,百度CEO李彦宏又于2013年2月成为新一届全国政协委员。此前,李彦宏曾是山西省政协委员、省工商联副主席,此外其还是无党派人士。


更早一些,他于2005年1月当然为第十届全国青联委员,这应该是是李彦宏的第一份全国性政治身份,巧合的是,当年8月,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据李彦宏昨天(3月3日)在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开幕前的介绍,今年他作为新委员提出的第一个提案是:建议取消对于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协议控制)的政策壁垒,比如取消海外上市民企在国内并购的诸多限制。



“以国内投资并购领域为例,企业投资并购对象为年营业额4亿元人民币以上企业时,需按规定向商务部申请经营者集中审查,一旦涉及VIE问题均无法被正常受理。”李彦宏在提案中提到。


他建议,在投资并购审查、牌照发放等方面,取消对VIE结构企业的限制,给予完全的国民待遇。对于敏感领域,尝试对企业实际经营权和控制权均为中国自然人掌握的VIE企业开放,或采用“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的原则,逐步梳理不同类型的VIE结构企业。



这个提案难道由百度在国内进行并购遭遇的困境而起?


2012年12月,百度发行了15亿美元的公司债,表示将募集的资金用于削减债务和“一般企业用途”。而不少分析师表示它将可能用于投资收购如新浪微博、UC等公司。前段时间,百度投资金山网络、UC的传言风生水起,但迄今并无确定消息放出。


李 彦宏提的另一个建议,则与百度似无直接关系:建议取消公共场所上网的身份认证。他说:“比如在首都机场用无线上网,就需要发一个短信到指定号码,获取授权 码,然后打开一个网页输入授权码才可以上网。这非常复杂,也很不方便。这样做更多的是为了获取用户身份。我希望取消这些限制,这样公众到一些公共场所上网 会更方便。”



雷军:创业者与投资人诉求兼而有之


雷 军创业创出“政运”来了。在2012年小米手机大热后,有消息称雷军在政府会议上被时任北京市委书刘琪记点表扬,而后北京市“小米模式”研讨会孕育而生, 由此雷军也自然而然的当选了北京市人大代表,在当选CCTV年度经济人物后,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此前,雷军只任过两届海淀区政协委员。


可以看到,雷军在参政议政中渗透了创业者与投资人兼而有之的诉求——这也正和其身份相当。


在今年1月的北京两会上,他带着一份媒体关于“公司注册难”的报道上会,以自己在业界的切身感受,呼吁缩短优化高科技企业工商注册流程。


雷军表示在5年的任期内,希望推动中国的《公司法》做一些调整,使其更与国际接轨。


“我 们的《公司法》有一些不完善之处,某些地方与国际脱节。举个例子,我是天使投资人,你有一个好的创业想法,我投100万元,只要10%的股权,你出点子出 技术,占股90%,这样的做法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实际上很可能操作不了。因为注册公司对‘注册资本’有要求,这就导致我投资100万元,必须先给你90万 元,然后我拿10万元,占股10%。如果公司开张第二天你不做了,我的100万元就变成10万元了。”雷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国外一些地方,没有注册 资本的概念,类似的问题就很容易处理。国外还有‘优先股’的概念,如果公司被并购或清算,我有优先清偿权,我先拿回我投资的100万元,剩下的部分我们再 9∶1来分。如果《公司法》能做一些小小的调整,不仅对科技行业,对整个商业领域都会带来影响。”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3-03-04 12:46:41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