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信的迷失:一直徘徊于死亡边缘
易信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668


在微信已经统治市场的当下,网易、阿里、新浪依旧未放弃做一款成功的熟人 IM 的野心。于是网易、阿里纷纷推出了即时通讯工具易信与来往。易信和来往倒是像孪生兄弟,几乎同一时间推出,也用于朋友之间发图文、语音、即使通话的一款类微信产品。

在写这个稿子我还特意去应用商店下了个易信,与早期推出的版本相差不大,唯独让我喜欢的就是扁平化设计,这一点远比微信、来往是做的比较好的。在易信推出后,我仅仅使用了一个星期后就卸载了,在使用过程中存在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好友的用户基数太少,本身这是一个强关系的IM工具,若是身边没有人使用,很难激发用户使用下去的欲望。

当易信、来往推出之际,微信野蛮成长了2年之久,而且在短时间内集聚了海量的用户,就连微信的“师兄”米聊都望尘莫及。易信、来往在晚了2年之久推出,你凭什么占领市场?不管是从用户基数,还是从资金层面上讲,易信和来往与之是相距甚远的。所以今年年初我就认定来往已死,当然马云可以厚着脸皮说:“宁可死在来往路上 也绝不活在微信群里”。回顾过去,我们深知一个道理,一般内心恐惧的人才会大胆发声,甚至会大言不惭的表达出赶超的意思。新浪微博一出来的时候,马化腾急了、张朝阳慌了、网易木讷了,最后搜狐微博流产、网易微博胎死腹中,腾讯微博也是半死不活。

现在易信就算垂死挣扎,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现在我就简单的剖析下为什么易信一直徘徊于死亡的边缘?

微信先入为主

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实验,讲的是美国心理学家洛钦斯在实验中发现,在社会生活中人们有着强烈的先入为主的心理,最先提供的信息对形成第一印象有强烈的作用,而这种第一印象极为牢固,持续时间也最长。这就是心理学上常说的“首因效应”。

而今天,在新媒体时代,多元的媒介、多样化的资讯以及近乎轰炸式的海量信息流充斥着广大用户的眼球和大脑。由于用户的年龄、区域、认知水平等方面的差异化,在对事物的选择和理解上,绝大多数用户在使用某一事物后,且对这一事物表达出一定的认可后,对后来同质化的事物会显得不以为然甚至苍白无力。微信的先入为主恐怕是导致易信必将死亡的最大杀手,且易信在功能上与微信、来往等即时通信工具毫无差异化。我们通过易信的引导页上的介绍(免费短信、电话留言、免费通话、免费表情贴纸 ),可以获知易信的功能就是微信的功能的复制化。在用户有先入为主的习惯后,易信在没有任何创新的情况下,想掘微信坟墓的难度不言而喻。

易信遭遇挫折的背后,是在微信强大的情况下,形成了人群聚集效应,第二、第三名很难有作为,如当初小米旗下的米聊一样,在与微信的竞争中落败后如今已丧失与微信竞争的力量。

未能满足用户需求

易信在强关系失守的情况下,推出了“问一问”想涉足陌生人社交,让陌生人转化为熟人,从而构建新的社交强关系。这种想法非常不错,但是完全忽略了用户的功利性需求。任何一个产品都要满足用户某一个方面或者多个方面的需求,才能够让用户停留且产生粘性。我们要知道,人更多的时候是懒惰的,不要说陌生人的问题,就是熟人的问题,用户也不一定会作答,因为打字需要消耗成本,且对于用户不能产生什么利益,这个时候就诞生了赞,让用户使用一个微动作去表达我已看了这条信息,至于能否解决不关我的事。

陌生人社交做的最好的莫过于陌陌了,我们往往会认为,社交满足的是人们的中层需求,即是“爱和归属感”的需求,许多社交软件也照着这个路子去做了,高大尚的、文艺小清新的,不过从目前来看,似乎高大尚与文艺份的社交软件活得都不太好,反而是“约炮软件”大行其道,“摇一摇”、“附近的人”等功能深入人心。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一个人真的已经满足了最基础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了,那他还需要成天泡在微信和QQ上聊天么?

所以对于来往、易信来说也是这样,在原始积累还没有完成的当下,空谈高大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何况功能上与其他即时通信没有差异化。光靠干爹推什么送流量、拼车险活动,为不能满足用户最原始、最基层的需求,与其干着高大上的事情,不如更接地气的去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满足用户最起码需求的产品,完成最原始的用户积累再说。

易信不是中国电信的良方妙药

自从打开了移动互联网这个潘多拉的盒子,三大运营商就开始很纠结,一方面运营商希望用户能够尽量多的使用移动互联网业务,增加流量增加收入,但是另一方面,用户用移动互联网业务越多,就越少使用运营商的传统语音和短信业务,而且用户离互联网公司越近,就离运营商越远。

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相比,中国电信则走了一条中间路线,选择了在体制外,以合资模式单独来搞。不管选择什么模式,有合作就有摩擦,这是不可避免,何况是体制内外的结合。丁磊曾吐槽称:“我的压力比你们大多了,电信的人每天都会问我各种数据,我第一次有打工的感觉。”

就在网易高调宣布易信注册用户过1亿后不久,外界爆出,易信大股东中国电信正全面退出易信日常运营,易信原CEO张政、副总经理(来自原中国电信翼聊团队负责人)高智敏先后离职,留下小股东网易在独撑。


中国电信市场部相关人员对笔者表示,在易信品牌与管理的进退背后,是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对电信自主互联网业务管理的思维转变。过去,运营商在“被管道化”忧虑之下,发展出了众多以基地业务为代表的互联网业务。但经过数年运作后,中国电信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任务取得与民营互联网企业进行等量博弈的具体业务,相反大部分沦为鸡肋和亏损业务。——宿艺


即便随后易信辟谣称,中国电信从翼信公司成立之际即不参与日常运营工作,因此,没有媒体报道中称中国电信“退出日常运营”之说。其实真假已经不重要了,最为关键的是大家都明白“易信不是中国电信的良方妙药”,反而沦为了鸡肋。

总结

对网易来说,攀上了中国电信这个“干爹”之后,用户好不容易破亿了;对中国电信而言,用自己的资源喂饱一个管不到的儿子,最终干儿子反倒成了其累赘。在移动IM市场中,不论是熟人社交的细分领域,还是陌生人社交市场中,没有满足用户最基础、最原始的需求,即使用户有几个亿也只是昙花一现,轰然倒塌是瞬间的事。易信迷失在爱与痛的边缘,往前一步是悬崖,这一步或许会在众人高度关注下上演,一切都是时间问题。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4-07-31 10:16:55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