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将于时尚行业融为一体
可穿戴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658
可穿戴

在上周媒体爆出前Burberry CEO Angela Ahrendts去年的薪资是库克8倍的时候,其实就引起了搞机哥的一个深思,我们目前对于可穿戴设备的理解是否犯了一个自以为是的错误,可穿戴是否等于智能产品,可穿戴设备脱胎于一群技术Geek,然后理所当然的被人们普遍认为它是一件智能产品,技术Geek特别在乎可穿戴产品的功能与炫酷性,这点上,无论是Google Glass还是微软最近发布的Hololens的发布,都是举止瞩目,尤其是Hololens的发布,令无数专业媒体人叹为观止,称之为下一代革命产品,给予了无数的掌声。

但是冷静过后,Hololens未来的命运还两说,如果还是按照以往微软Windows那种工程师思维来做的话,搞机哥一点都不看好Hololens未来的前景,尚且不谈它的技术难点有多大,Hololens最终的价格有多便宜,微软是否有足够的本事简化Hololens的学习成本,这才是最终Hololens是否能够流行开来的最终原因,这样高难度的学习成本,或许需要整整一代人的代价来学习习惯使用。

很多看起来越酷炫的技术,往往意味着更高的学习成本,那些工程师与喜欢尝鲜的媒体人普遍都会学习使用,而且并没有多大的学习障碍,但往往他们忽视了人群最为广泛的普通大众,它们才是那些炫酷产品的最大消费人群,但不得不说的一个事实是人的天性是懒惰的,而且随着时间的变化,往往年龄更大的人更难以接受新鲜事物,更别说炫酷的科技产品,他们压根完全不会怎么使用,那些科技产品,对他们而言,是挑战他们认知常识的东西。这些人不仅包括年长的长辈,也包括那些不怎么关注可穿戴设备的人群。

如果可穿戴设备只是沦为少数Geek的玩物,那么现在主流媒体所宣言的把它当做移动互联网的下一波技术浪潮,压根是无稽之谈!不信,你让那些Geek男把目前市场上主流的可穿戴设备介绍给普通人,他们大多数人是无感。能够打动到技术Geek的功能,可能在常人看来,跟他们压根没关系,他们没动力也没必要去学习使用这款可穿戴产品。这就是少数人群与大多数人群的认知差异。

从去年的可穿戴设备开始,一直到今年CES大会上,可穿戴设备的产品设计,都变得愈来愈有时尚气息,甚至Misfit与施华洛世奇跨界合作,推出过一款透明版Shine。也包括之前英特尔与美国时尚零售品牌Opening Ceremony共同打造的高端智能手环MICA,都愈加表明了可穿戴厂商在未来与时尚品牌的跨界合作将会成为一种业界常态。

人们消费的是时尚品牌,功能性往往是那些时尚品牌的附加价值,这才是可穿戴的未来,为了智能化而所做的可穿戴设备,往往是滑稽可笑的,比如说在CES看到的一个智能腰带,按一个按钮就可以自动打开,但人们真的会为了这一个功能去消费?随手就能做的一件事为什么需要一个所谓的智能腰带?

 

可穿戴将与时尚行业融为一体

科技和时尚一直是非常紧密的相连。工业革命时代的第一台机器——纺织机就跟时尚有着紧密的关系。工业革命刚开始就是改变了人穿衣服的习惯。有了技术,在普通的中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中才出现了一批设计师。

中国时尚教母洪晃有过这样对于可穿戴与时尚的看法:现在世界的时尚将被科技所重塑,把握这一机会的时尚品牌、设计师,将会成为新世界的主导者。

硅谷是个讲究破坏式创新的地方,工程师做一个产品出来,他首先考虑的是用户是否存在这个需求。如果有,做出来再根据用户需求调整。时尚业却完全相反,设计服装、配饰很大程度上是设计师的一种情感表达,品牌形象、设计师审美这些非理性因素才是影响时尚业发展的变量。我们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大牌设计师去问消费者,你想要什么衣服、拎什么样的包,我设计给你。

时尚、或者说生活消费类品牌想和技术结合,可能可穿戴设备是比较好的突破点。毕竟可穿戴设备是第一次让人们知道,哦,原来技术产品还可以穿在身上。

十几年前我们认为的电子商务,是传统商务+互联网的融合,名曰电子商务。我们如今对待可穿戴的看法就好比十几年前看待电子商务的认知是一样的,它仅仅是人们日常生活里衣着打扮的升级版,多了一个功能性的需求罢了,这种认知搞机哥认为才是符合未来人们的主流认知。在这种认知上,你可以看看人们在智能手表上,关于方形手表与圆形手表的争论,大多数人往往是站在传统的圆形手表之上,这才是符合常人的审美需求。

大多数可穿戴厂商都是本末倒置的以为人们会去为那些酷炫的功能去买单,自以为是的认为人们真的会一次又一次的使用那些鸡肋的功能,但其实在普通常人眼里,真的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可穿戴设备的『脸』有多漂亮,将直接导致人们是否有多大欲望去消费它。

 

Angela Ahrendts对苹果的意义?

Angela Ahrendts在担任BurberryCEO最大的人生成就莫过于通过科技手段,重新展现老牌奢侈品Burberry的风采,令Burberry从二线奢侈品重回一线奢侈品。而这正好是库克看正Angela Ahrendts的地方,哪怕是给她比自己更多的薪酬,挖更多奢侈品界的人才辅佐她也在所不惜。许多人认为乔纳森才是Apple Watch的灵魂人物,或许这样的认知是错的,乔纳森设计Apple Watch,打造Apple Watch的软件界面,但绝不代表他是Apple Watch未来成败的灵魂人物,Angela Ahrendts才是库克最为看重的,也是库克认为Apple Watch未来成败最关键的一环。

苹果是目前绝无仅有的一家在众多可穿戴设备厂商都专注功能的时候,唯一清醒的认识到,可穿戴设备的个性化价值,否则苹果不会费尽心思把精力放在Apple Watch的表带设计上,体现Apple Watch的个性化价值。

Angela Ahrendts对库克的最大价值,是未来苹果在可穿戴与时尚相互融合探寻的重要一条线,Apple Watch或许是苹果延伸线的开始而已,库克未来想要的苹果,是把它从高消费品形象到奢侈品品牌形象的提升,Angela Ahrendts至少要证明她有把18K金的Apple Watch推销出去的能力,这是苹果第一次自己尝试奢侈品化自家产品。如果能够成功,将来丝毫不怀疑库克会打造奢侈品版的iPhone,这还真的是一块很大的细分市场!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5-01-27 11:47:47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