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刻监管第三方支付是刻舟求剑
支付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694


上周五央行出台《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一石激起千层浪。

有人认为意见稿限制太死,危及创新,弊大于利;也有人认为意见稿恰到好处,提前控制风险,利大于弊。

互联网金融发起于支付、兴盛于P2P和各类宝宝、高潮于民营银行。

1、第三方支付监管的由来

官方对互联网金融的定义,多基于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谢平在几篇文章中的描述。

在获得孙冶方创新经济学奖的《互联网金融模式研究》以及后来《互联网金融呈现六大方向》等演讲中。

2015年7月,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了“依法监管、适度监管、分类监管、协同监管、创新监管”等原则。

实际上就是在谢平分类基础上,实现对互联网金融的分业监管。其中,央行监管第三方支付;银监会监管P2P、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证监会监管股权众筹和互联网基金销售了;保监会监管互联网保险。

央行在7月31日出台关于第三方支付的征求意见稿,其实是在指导意见出台后,各部门细化监管的产物。

超先声预计,这只是第一步,在8~9月间,有关P2P、众筹、各类宝宝和互联网保险的监管细则各部门会陆续出台,有些还会让人大跌眼镜。

既然是基于谢平的分类,那我们就看一下谢平对第三方支付的看法。

谢平认为,互联网金融的基础是移动支付。移动支付不仅能解决日常生活中的小额支付,也能解决企业之间的大额支付,完全替代现在的现金、支票、信用卡等银行结算支付手段。

他认为,所有个人和机构都在央行的支付中心开账户,绕过了商业银行,二级商业银行账户体系将不再存在。这将对货币供给定义和货币政策产生重大影响,同时也会促进货币政策理论和操作的重大变化。但这个支付系统并不会颠覆目前人类由中央银行统一发行信用货币的制度。

2、征求意见稿存在的问题

最受大众争议的,是征求意见稿中的“两限”。

意见稿规定,个人综合类支付账户,其所有支付账户的余额付款交易年累计应不超过20万元;个人消费类支付账户,其所有支付账户的月付款交易年累计应不超过10万元。

在后来的答记者问中,央行解释,根据国内典型代表性支付机构2014年网络支付业务数据的分析,2014年,98.5%的个人客户进行消费、转账、购买投资理财产品等不超过20万元;99.72%的个人客户支付账户余额用于购物消费累计付款不超过10万元。

对于网购最高支付额度5000元的说法,有关人士进行批驳:5000元日限额是针对支付宝账户余额的扣款,而并非是对银行账户的,用户依然可以通过快捷支付从银行通道支付。

快捷支付是稻草吗?但有关人士选择性忘记了一件事,就是2014年年初,四大银行齐齐降低了对支付宝的快捷支付额度。

新闻要联系起来看,四大行将每月快捷支付额度调低到5万元,将单笔支付额度调低到5000元。

口袋已经一步一步收紧,有关人士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快捷支付口子早在去年初已经堵上了。

因为央行并没有公布“两限”背后支撑数据的来源,不过2014年支付宝曾经发布过年度对账单,其中上海以人均38561元排在省级第一位;按照城市排名的话,杭州、金华、黄山三个城市2014年人均支出分别是44197元、39965元和39029元;2014年人均网上支出超过2万元的县城就有66个。

而央行的数据显示,80.12%的个人客户购物不超过5000元。

因为没有更细致的数据,单从平均数推测来看,这几个城市购物消费和总支付额度超过10万、20万的应该不在少数。

从超先声的个人情况来看,虽然超先声2014年购物消费没有超过10万元,但超先声账户总支出要超过20万元很多,因为超先声将所有的投资都买进了余额宝和招财宝。超先声周围的朋友如果不是买余额宝、就是买微信理财通,很少有人把钱放到银行,这种搬家导致大家的账户总支出超过20万元。

再进一步考虑,央行并没有考虑到不管是网络购物还是理财需求的爆发式增长,没有留出足够的增长空间。

我们知道,城市规划一定要提前为几十年乃至几百年后城市的发展留出富余,考虑长远。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2014年中国网购市场规模达到2.8万亿,增长48.7%。分企业来看,京东2014年交易额2602亿元,同比增长107%;阿里2014交易额2.3万亿元,同比增长72%。

市场以超过50%速度在增长,用固定额度限制,而没有考虑长远发展,就有刻舟求剑的嫌疑。

第三方支付尤其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成为水电煤气还信用卡的生活基础设施,还是很多居民投资理财的工具(购买宝宝类产品)。

一旦达到限额,将会影响普通人的生活,进而影响居民原本就少得可怜的投资渠道。

超先声并不认为把用户赶到银行阵营就能解决这些问题。

长久以来银行并不重视长尾屌丝用户,银行排队这个问题到现在都没有得到很好解决,银行类APP的使用体验和友好度众所周知;尤其是银行长期以来以极低的活期利率和各种税费盘剥客户,已经逃出银行的存款也断然不会因此回流到银行。

3、高层的意见

谢平在文章中认为,第三方支付等互联网金融模式为个人提供了新的投资渠道和便利,满足了普通民众的金融需求,手续简便、方式灵活,是现有银行体系的有益补充,在经济学上有合理性,在发展初期遇到一些问题在所难免,不能因为出现问题就将其扼杀在襁褓之中。

李克强总理不光视察了微众银行,还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跟P2P的无序发展不同,第三方支付一开始就处于央行的监管之中,央行已经连续发了五批共计270多张第三方支付牌照,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如支付宝、财付通、易宝支付和快钱等发展健康稳定,并没有出过什么大的问题。

第三方支付在国内的发展也完全跟国外不同,具有中国特色。由于中国支付体系的不健全不方便,第三方支付涵盖了商业银行所不能服务的领域。

商业银行对利润低的利基市场和利基客户并不重视,因为银行的收入是高净值人群带来的,在生活服务类上,第三方支付完美衔接了商业银行。

意见稿限制第三方支付体系内转账,以免第三方支付做大成为类银联的清算机构。

这有点杞人忧天,第三方支付才有多少份额,值得如此大动干戈?而我国银行业总资产达到169.7万亿,而2014年中国银联的清算资金达到449.9万亿元。

即便是第三方支付体系内的转账,商业银行无法监控,央行却分分钟可以监控,因为第三方支付在央行有备案,所以有所谓专家说资金进入了不透明的匣子,带来反洗钱反恐的威胁,这种说法完全无视央行的终极监管。

按照谢平的说法,未来的时代是绕过二级商业银行,个人和企业直接对接央行账户,现有的清算理论都有可能发生变化,当然这是后话,目前对第三方支付体系内转账的限制有点多余,也会影响很多人的日常生活。

4、谁该受到严格监管?

《财富》7月份发布2015年世界500强企业榜单,50家利润最高的企业中,中国入榜12家,其中银行占半壁江山,工行以447.6亿美元利润冠绝世界,高于美国富国银行和摩根大通之和。

在世界50家最亏损企业中,中国入榜14家。中国铝业以17.8亿美元亏损,当选世界最亏损企业。

2015年上半年我国工业增加值仅为6%时候,金融业的增加值实际增速达到17.41%。

中国金融业的利润和增加值在实体经济疲软中崛起。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元春认为,金融已经在自我循环、自我膨胀、自我游戏中成为实体经济发展和崛起的主要障碍。

他认为,应当打破金融垄断和金融管制,摆脱“过渡金融化困境”,使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原。打破金融市场进入的壁垒、加快中国金融主体多元化培育都应该成为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

2013年余额宝的横空出世,倒逼利率市场化加快速度;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在移动支付的争夺战,让银联和中移动解决了多年统一不了的NFC支付标准。

第三方支付的发展才刚刚起步,2014年23万亿的交易量,不足银行清算资金的5%。真正需要改变的,是那些金融大鳄。

第三方支付是条鲶鱼,还要配合中央改革的决心,才能有所作为。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5-08-03 10:40:47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