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林报告:AI将把人类分化为神与众生
美林报告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501
如果你想从「即将关闭轮胎工厂和钢铁厂的故事」摆脱出来,你可以试着看看最新300页的美林银行的报告「关于机器人革命可能影响」来放松一下。

但是你可能还是不放心。虽然报告陈述了机器人在人口老龄化方面的优势,但是它也还预测了,大量的工作将被消灭:其中,英国占35%,美国占47%,包括白领工作,由于他们的生计被机器带走。



陕西九黎机器人制造有限公司生产的机器人将在上海技术博览会展出:Imaginechina / Corbis

难道我们之前对此没有耳闻?从19世纪的「卢德派」到1980年代「印刷工会关于电脑的抗议」,人们一直都在机械化的进程。然而我们还是有很多新的工作岗位在这段进程中诞生。

然而,仍然有人担心,人工智能(AI)结合不断进化的机器人,能够根据其环境和经验做出合理推断,将抹掉很多工作,从根本上重塑整个社会。

「自动化的典范是在农业领域」,《Surviving AI》和《潘多拉的大脑》的小说作者Calum Chace说道。在1900年,美国40%的劳动力从事农业。到1960年,这个数字只有百分之几,然而人们工作的性质已经改变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在1900年,美国有2100万匹马。到1960年,只剩了三百万。所不同的是,人类有认知能力——我们能学会做新的事情。但随着机器变得越来越聪明,机器也有同样样的能力。」

如果人类在AI眼中就和马一样呢?对于那些不密切关注这个行业的人来说,很难看到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如何迅速结合。上周一个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团队发布了一个视频,显示一架很小的无人机以3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通过一片森林区域,没有飞行员,只使用其机载处理器控制就能避开树木。当然它在性能上远远优于人脑控制的无人机。

麻省理工学院还建立了一个「机器人猎豹」,可以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跳过40cm的障碍。增加标准计算能力的进展,处理能力大约每18个月增加一倍,但同等的计算能力,芯片价格减半,你可以明白像Chace这样的人为什么越来越担心。

但人工智能的入侵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不会从「机器人猎豹」开始。实际上,它从很久前就开始了;虽然接触边缘小,但是足够深远。有视觉处理器的烹饪系统可以判断汉堡是否被煮熟。餐厅可以给客户提供附有菜单的平板电脑,让人们选择无服务人员的服务。

律师经常阅读一些巨大的文件,用于审判阶段的「发现」,可以把这些任务交给电脑。一个叫Amy的智能助手,可以通过电子邮件,自动设置会议。谷歌上周宣布,你可以通过Gmail即将传入的电子邮件,做出适当的响应(仍然需要你自己做出反应)。

更远一点,台湾为苹果组装设备的富士康公司,旨在用自动化系统取代大部分的劳动力。美联社新闻社利用Automated Insights来自动撰写对体育和商业的相关新闻。你看的时间越长,你越会发现电脑正在取代更多简单的工作。也就更难找到那些每个人都会的工作。

那么,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对工作、对社会到底将有多少影响?Carl Benedikt和FreyMichael Osborne在2013年发表了原创性论文The Future of Employment:计算机化对工作市场有多敏感?——吸引了大量的美国银行报告——但Benedikt不喜欢自己被贴上「末日预言者」。

他指出,即使在某些工作所取代,但致力于服务和人们交际的新工作会大量涌现。「在过去的五年里,增长最快的职业都与服务相关,」他告诉《观察家报》。「其中需求最多的两项是「尊巴教练」和「私人教练」。」

Frey观察到,技术导致了尖端就业的稀薄化,也就是说,越来越少的人有在科技前沿工作的必要技能。「在1980年代,据报道有8.2%的美国劳动力受雇于新技术,」他说道。「到了1990年代,它是4.2%。等到2000年代,我们估计是只有0.5%。这告诉我,一方面,自动化的潜力是扩大,但是同时现今技术与过去相比,并不创造许多新的就业机会。」

这就是让Chace担忧的地方。「能拥有人工智能的人也就拥有了其他的一切,」他说。「这也意味着人类将分成少数『神』,和其余的人。」

「我认为,我们最好的希望是如何生活在一个物质极大满足的社会中,那样机器完成所有的工作,我们玩就可以。」

可以说,上述的愿景已经初露端倪;一个像尊巴舞蹈的健身计划,不就是成年人的娱乐活动吗?但是Chace 说,没有工作的生活方式也意味着:“你必须思考一个整体的收入”——来自国家基本、无条件的支持。

也许最大的问题是,对人工智能的社会影响检查相当少。牛津大学的Frey和Osborne致力于规划技术的未来影响;在剑桥,专栏作家John Naughton和David Runciman正在进行一个项目,预测这些变化的社会影响。但技术发展太快,过去发生了什么都很难弄清楚,更不用说去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

但有些工作可能不会消失。现年31岁的Frey,会担心他在20年后还会有份工作吗?呵呵~~~~。「肯定有噻」。学术界,至少现在看起来是安全的——至少在学者们是这么认为的。

改变带来的危险不是贫困,而是不平等

生产力是经济增长的秘诀所在。在18世纪晚期,神职人员和学者Thomas Malthus做出了臭名昭著的预测:人口迅速增加会导致痛苦和饥饿。

但Malthus 未能预见到激烈的技术变革——从蒸汽动力织机到联合收割机——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生产数量的扩张速度,远远超过了预测中饥饿人口的数量。经济发展的关键,更多地依赖于资本和劳动力的投资。

随着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最新一轮的快速创新,很可能促进持续改进。

由伦敦经济学院的Guy Michaels领导,最近的研究注意了17个国家、14个行业超过十年的详细数据,发现采用机器人提高了生产率和工资,并没有明显地破坏工作。

自动化减少了产品生产的工作时长;生产线的工人遭到解雇的同时,其他地方也创建了新工作,在许多工作变得更有创意、更干净。到目前为止,由于机器接管生产,所带来的大规模裁员的担心,和那些总是伴随着其他伟大的技术飞跃一样,被证明毫无根据。

然而,对这张看起来让人安心的图片,也是一个重要的警告。已经被机器人取代的相对低技术的厂工,他们中很少很少能作为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分析师;技术的进步已经被指责为加剧了不平等,美银美林认为未来可能还会继续这一趋势。

机器的兴起的确可能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但是如果没有精细化的管理,这些收益可能都被股东和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工作者收入囊中,加剧了不平等,让其他人心寒。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5-11-11 10:12:02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