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浪潮下创业者的逆向选择
互联网+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736


1月18日,丁香园的线下诊所终于对外营业了。从筹备到营业整整接近一年的时间,这是专注为医生提供在线交流平台,同时为大众普及医药学知识的丁香园对线下诊所的第一次尝试。

但这并不是互联网创业者的第一次线下尝试——航班管家CEO王江在2012年创立咖啡外卖项目连咖啡,去年五月推出了自营品牌Coffee Box,将咖啡站开到全国各个写字楼和住宅里。

700Bike 的创始人张向东本来是想把互联网思维带到自行车行业,后来发现,要想做好自行车,必须回归传统行业,从实打实做好一辆自行车开始。

他们本来都是打着“互联网思维”的创业者,做着做着却成为传统行业里的一员。是什么让他们作出了这种逆向选择?这种选择能让他们走出多远?

丁香园:从线上社区到线下诊所


到今年1月18日才正式对外营业。从线上转战线下的丁香园花费了接近一年的时间。

先是被社区业主以“放射科辐射太大损伤居民健康”为由举报,沟通无果后选择“永久性撤销放射科”。再是被舆论所扰,开业时间一拖再拖。尽管一肚子苦水,但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还是觉得“这是一场幸福实验。”

从2000年开始做了16年线上的丁香园,拥有200万的注册医生资源,为何要转战线下,做吃力不讨好的重模式诊所?在移动医疗的浪潮里,丁香园的这场实验能走多远?


线上模式之乱


许多移动医疗App都声称能在线上帮助患者和患者互动,身为医生的李天天也多次尝试。

“有一次在一个App上,有患者问‘医生,我头晕’,遇到这种问题我也头晕。因为头晕的原因太多了,到底是站着晕、躺着晕、还是走路晕?所以我还要追问这个患者很多问题。正准备开问,突然发现被抢单了,已经有医生回答了,答案是‘头晕啊是肾虚,吃六味地黄丸’,下面还附了个直接购买的链接。”

李天天并不认同这种模式,“这不是真正做医疗的人希望看到的”。在他看来,医疗需要靠数据去决策,没有数据靠瞎猜怎么做得好?“正因为我可以看到你的数据,我才能够为你提供科学的、靠谱的建议,这些数据我们称之为‘有意义的数据’,它并不在于数据量有多大,而在于数据的意义和价值,特别是能够采集到历史的数据,因为医学本身就是靠数据决策的一项工作。”

面对传统就医体验,患者经常会抱怨“看病3000里,挂号3星期,等待3小时,见医生3分钟。”

“其实几年前就想筹建诊所,不过前几年的政策大环境还趋于保守,我们一直在等待机会。”李天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去年以来,国家对分级诊疗和多点执业等领域出现了政策利好,鼓励社会办医,鼓励多点执业,“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希望能够把几年前的想法变成现实,也算是通过线下的实验来为这个行业的改变做一点点努力。”

在这个大背景下,丁香园终于把几年前的想法变成现实。

线下诊所:做医疗的连接器


800平米、12间诊室,每间诊室都配备专业的检查仪器,还有沙发,方便家属了解患者病情。儿童诊室里装修得非常温馨,并不太像是医院的感觉。在这里,患者通过预约,都可以享受30-40分钟一对一的私密诊疗,甚至,诊所内所有的医疗设备都是可移动的,从对患者的问诊、检查、取药都可以在诊室内完成。在诊断完成后,患者还可通过电子诊疗系统与医生保持后续交流,患者对医生服务质量的评价与反馈还会纳入医生绩效考核中。

这就是刚刚在杭州开业的丁香诊所。据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介绍,丁香诊所的定位是提供常见病诊疗、慢病管理的全科诊所。常见病,指的是感冒、发烧、腹泻等,慢病则包括高血压、糖尿病等。此外,丁香诊所不设急诊和住院部。

费用上,丁香诊所实行诊金制,成人每次收费180元,儿童每次300元,后续的复诊每次100元,其中不包括药费和检查费等。尽管比公立医院的挂号费高出不少。但没有药品加成和检查加成,患者的总体花费是低于三家医院的。而且不用排长队、在各个科室之间来回跑,医生的态度也会更好。

出于政策规定及诊所面积的考虑,丁香诊所除了常备一些基本药物,还和上海医药集团、金域、迪安等合作伙伴达成战略合作,支持第三方药品配送以及第三方检验。

在李天天看来,丁香诊所希望能够做医疗的连接器。尽管在线下,但背后有一整套信息化系统、质量控制系统和费用控制系统。这样一个连接器能够将医生、患者、医院、药企和保险五方内容连接起来。

要实现这个目标,首先要建立一套有效的电子管理系统,丁香诊所选择和微信结合,患者可以直接通过微信公众号实现预约看病、查看医生信息及病历的功能。当然,医生也可以在后台看到患者的各种信息,方便掌握患者的过往病史,并和患者直接进行沟通。在预约就诊系统,除了文字描述,患者还可以直接上传图片,更好的描述病情。

在对患者进行长期跟踪,甚至是建立健康管理档案上,丁香诊所也有自己的想法。李天天在极客公园的GIF大会上给出的答案是可穿戴设备和移动医疗。

他现场演示了几个智能可穿戴医疗器械,比如可以同时测血压和血糖的iHealth,远程听诊器CliniCloud,可以拍摄外耳道的CellScope视耳镜。这些设备大多使用简便,而且能和手机相联系,采集到的数据包括图片都可以远程直接反馈给医生,而且,数字化的资料可以方便地进行管理。

在丁香诊所看来,中国人目前基本还停留在“有病看病”的阶段,还没有形成健康管理的观念。丁香诊所在未来要做的,就是帮助大众培养个人健康管理意识,并对各个阶段的患者进行主动的平衡干预,提高患者、家庭及社区的整体健康水平,为公共医疗资源提供有益补充。

线下诊所之困:水太深没资源不要碰


然而,线下诊所没有想象得这么简单。2012年成立的卓正医疗至今只有7个服务网点;今年4月刚开出的北京美中宜和综合门诊中心,其CEO知名女医生于莺前后忙活了近10个月。

在丁香诊所之前,另一家移动医疗平台春雨医生已经用6个月的时间,用合作和托管的方式,以春雨研究室的形式入驻,在全国24个城市复制了300家春雨诊所。与丁香诊所不同的是,春雨主要提供企业与保险会员制诊所,而不是与传统门诊分流,也不以线上到线下导流为目的。模式更轻,更快。

即便如此,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由于医疗的高融合与政策、产业的复杂性,春雨这几年也交了不少学费。

“建医院或者诊所这事儿,水太深,没有资源的人不要碰。”一位移动医疗行业的创业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移动医疗搬到线下非常不容易,所涉及的内容并非一家创业公司所长,一来资产重,二来重监管。

丁香诊所开业之前也波折颇多,先是被社区业主以“放射科辐射太大损伤居民健康”为由举报,沟通无果后选择“永久性撤销放射科”。再是被舆论所扰,开业时间一拖再拖。

“医疗是个复杂的问题,我们所面临的并不是医疗问题,并不一定是附近有一家好诊所就可以解决的。” 丁香园 CTO冯大辉在公号里回复读者提问时坦言,他认为改变医疗很重要的一点是培养大众的个人健康管理意识以及对医生这个职业的价值判断。

此外,不论是春雨医生还是丁香诊所,如何盈利也成为了关注焦点。李天天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这样说道,“未来,基础门诊只是丁香诊所盈利的一部分,还有更多产品型的服务作为补充,这个模式更多侧重慢性病管理和健康管理,类似家庭医生服务,同时我们也在和保险公司探索更多的合作模式。”

Coffee box:连咖啡的野心




随着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等几大外卖平台旷日持久的攻坚战,外卖O2O几乎是血海一篇。连咖啡从诞生到发展一直备受质疑。

成立于2012年的连咖啡此前只做咖啡代购,为用户配送星巴克、COSTA、太平洋咖啡等连锁品牌的商品,每单收取配送费。就在去年5月份,连咖啡推出了自营品牌Coffee Box,上海成为第一个点,如今北京也拥有多家站点。

一家只做咖啡外卖的O2O怎么能有生存机会呢?连咖啡是不是因为外卖做不下去了才转到线下品牌?

前不久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连咖啡的创始人王江、天使投资人戴军以及机构投资人李静接受了包括本报在内记者的群访并且揭晓了答案。

“连咖啡一开始就认定要做自己的咖啡品牌,送星巴克咖啡既是为客户服务,也是在打磨整个流程,让我们积累经验和数据。”王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答,“连咖啡在做咖啡代购过程中,积累了30多万的星巴克消费用户,围绕这些用户,我们掌握了一个外卖咖啡应该如何定位,我们知道用户在哪里,如何给他们提供标准化服务等等。”

在王江看来,连咖啡的核心就是Coffee Box,O2O配送只是路径和阶段。截止到目前,自营品牌Coffee Box的订单已经越来越接近平台上星巴克的订单。

当星巴克、漫咖啡等遍地开花,在黄金地段上不相上下地争夺时,Coffee Box 却把门店开在了离用户较近,但却不那么亮眼的地方。

比如,Coffee Box 在望京 SOHO 的店就开在繁华商圈的隐性位置,这家只有二十多平米的场地也算不是一个真正的咖啡店,它在不靠近主街的一条街上,只有两个咖啡师,几个配送人员,更像是一个站点。

据王江介绍,和星巴克不同,我们是完全相反的体验,不是咖啡店在哪里,用户去哪里,而是用户在哪里,咖啡点开在哪里。

咖啡的利润非常高,据王江透露,一杯25元的咖啡成本可能只有5元钱,一杯咖啡能赚20元的利润,但王江要从里面拿出15元来打造供应链、提升用户体验和构建平台。比如,Coffee Box开发了“翻杯不撒”的杯型,杯子比星巴克厚,还有空气层,加上特殊包装盒,保证送到消费者手里时的温度和口感。

目前,Coffee Box在上海已经拥有近30家生产点,覆盖了大部分的热点商圈,春节后北京、广州的生产点也将突破20家。预计到今年底,Coffee Box将在全国拥有500个咖啡生产点。

从“跑腿”到自建品牌的互联网企业并非连咖啡一家。在餐饮外卖领域,新兴外卖O2O平台笨熊造饭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就是快餐生产。

“产业链上游业务对于配送企业来说充满诱惑力。”在即买送CEO赵廷超看来,很多瞄准“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的互联网企业都有将产业链上移的想法,但这种做法对于企业的资金、规模以及产业链都有着很高的要求,这也让多数企业望而却步。

700Bike:为何不贴智能标签?


2015年可谓是智能硬件元年,从小米到百度、乐视纷纷推出自己设计的“智能自行车”,这些带有指纹识别、蓝牙摄像、一键锁车等众多“智能功能”的自行车让人眼花缭乱。

张向东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辞职,加入700Bike成为联合创始人的。前不久极客公园的大会上,张向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强调,自己并不是一个互联网人,尽管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如今回归传统行业,成为一个“自行车人”。

到底700Bike是个什么东西?张向东给700Bike的定义是“新一代城市自行车,就是一种骑起来舒服,看起来好看的自行车。人们在城市里骑着它,可以满足实际需求。”

为了达到张向东所推崇的“舒适,好看”,700Bike在设计时,整车造型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创新。

比如为了解决人们长时间骑自行车造成屁股疼的问题,他们综合考量了人体工学的臀点数值,专门制作了超纤维皮面坐垫并适度加宽,更好地提升骑行过程中屁股的舒适度;为了预防城市骑行用户常见的扎胎问题,他们定制了超轻凯夫拉防穿刺轮胎;为了减少自行车掉链条的发生,他们设计了防掉链偏心中轴。

扎胎、掉链、屁股痛……700Bike首先解决了这些问题。就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用户“痛点”,长久以来却一直存在于中国大多数的自行车中。

在张向东看来,在做好一辆自行车的基础之上,再去考虑所谓互联网的功能,“它是最后、最不起眼的一个卖点。”

700Bike在车头安装了一个内置电子组件,采用OLED屏幕,具有GPS、运动传感器、蓝牙功能,实时显示运动数据,内置的GSM芯片可以通过GPRS保持实时在线,随时同步数据到云端。通过连接手机进行布防,可以在自行车被移动时向用户手机发送报警信号,当自行车丢了的时候可以将自行车所在位置发送到手机上。由于内置处理器的充电依靠前轮转动时切割磁感线圈产生的电力完成,据了解,自行车在丢失一周内不骑也能将位置发回手机。

尽管如此,在整个“造车”的过程中,张向东也发现,整个智能硬件行业的跳票并非设计问题,而是体系问题,他很庆幸自己抱着敬畏之心进入这个行业,而不是互联网人的骄傲。因为“实现”是一件比“创造”更难的事情。

记者观察:线上线下的边界模糊


显然,互联网+浪潮之下,线上线下的边界正在变得模糊。丁香园和春雨医生希望通过线下诊所的尝试来连接和打通整个移动医疗,形成闭环。连咖啡全新的咖啡外卖品牌Coffee Box尽管在线下,但核心用户全在线上。唱吧在线下利用互联网思维开启的实体ktv品牌麦颂不但砍掉了多余的成本,打通了线上和线下,开启的门店往往能在最初几个月就实现盈利。而就在1月27日,阿里旗下天猫超市宣布,与银泰商业达成合作,银泰商业发售的“新银泰卡”,不仅能够在全国数十家的银泰百货连锁门店中使用,还可用户天猫超市让用户实现淘宝账户绑定和扫码购物。从种种迹象来看,线上线下的创业者边界变得越来越模糊。尤其随着O2O等模式泡沫的积压,基于传统行业的生意正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展开。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6-02-01 10:20:01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