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大城市的规模应当有所控制?
分类: 人生感悟 围观: 625


如果二线城市的收入水平与北、上、广、深相当,那还有多少人愿意留在一线城市?

其实,这背后正是大城市规模是否需要控制的关键,一方面,通过控制大城市尤其特大城市规模,让资源分散或疏解出去,另一方面,通过政策扶持或市场引导推动形成更多大城市。

日前,“携程旅行网”CEO兼董事会主席梁建章写了篇名为《严控大城市规模将浪费人口优势》的文章,罗列了五大控制大城市规模的坏处,包括“严控大城市规模,会削弱创新力和拖累经济”、“严控大城市规模,推高了房价”、“严控大城市规模,会导致交通拥堵等各种城市病”、“严控城市规模,减少社会流动性,加大贫富差距”、“高房价和城市教育投入不足导致低生育率,引发人口危机”等。

必须承认,梁建章此前有关人口管理及计划生育改革的很多建议是令人尊敬的。但其对大城市规模是否应当有所控制的观点,恐怕未必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

究其原因,其所谓“严控大城市规模”的观点及推理,既忽视了当前大城市或特大城市是如何由小变大的,同时,他也漠视了其他很多城市的发展潜力或空间。

特大城市形成,与其说靠经济规律不如说是政策庇护


必须承认,人口洪峰是大城市规模不断扩张的基础,但是,为什么有的城市扩张的快,有的扩张的慢,有的从大城市变成了特大城市,有的从地级市人口规模变成了县级市人口规模。

回顾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特大城市的发展历程,它们有小变大或有大扩张至特大,除去所谓经济规律外,更重要的是,政策扶持以及早先资源积累。

以北京、上海、广州为例,这些城市的共同特点是,1)高校林立,确保了每年会流入大量的年轻人;2)特定阶段城建规模大,吸收、聚集了大量的工人及投资;3)配套设施或服务完善,教育、医疗、交通等基础设施或服务相对完善。

因此,不论是年轻人、商人还是资金,在特定阶段都是源源不断流入大城市或特大城市,并通过各种方式留了下来,成为大城市或特大城市的“新市民”。

唯独深圳例外,是从一个小渔村逐步发展成为现在的特大城市,但是,深圳成长发展的过程,离不开填海造田、大修大建、特殊的地理优势以及独有的改革开放政策扶持。

简单说,从某种程度上说,北上广深等达成从大城市扩张特大城市的过程,本身并不是经济规律发挥了主导作用,更多是在政策的驱使下,才使得的素所谓经济规律得以发展,形成滚雪球效应,越来越多人涌入一线城市。

如果北京不是首都,上海不是直辖市,深圳不是特区,相信很难形成当前的城市规模。

城市规模越大,民众的生活辛福感反而越差


梁建章在文章中谈到“携程公司最近想在公司附近办一个职工幼儿园,方便年轻妈妈上班,但却遇到了种种政策上的障碍”。

其实,很多人从其描述中已经看到了早年国有企业的雏形或背景,也就是“大企业、小社会”,在企业之内提供衣食住行在内的所有配套。

早年国有改革时,强调的是打破“平均主义”,破除“大包大揽”,但是,当民营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都会自然不自然的向曾经的国有企业做法靠拢。

那么,这到底是国有企业“大包大揽式”的做法是符合经济规律的?还是资源配置中市场起决定作用是符合经济规律的?

伴随特大城市规模不断扩张,人口源源不断流入,以人为对象的一些服务或商业模式确实逐步形成,比如O2O送餐、拼车等。

表面看就业机会变得更加丰富,但是,对大多数个人而言,人口大量聚集的后果,各种商品的价格也长期处于高位,比如房价、菜价等。

其中房价更是如此,由于特定阶段的房产政策及特定年龄段的投资策略偏好,很多人依靠房产投资完成了原始积累。而对于新流入的人口来说,被推高的房价事实上剥夺了他们分享城市发展成果的可能。

因为大城市里大多数人的感受,1)收入的增速似乎永远追不上房价,2)买一套房恐怕需要“吸干”或“抽干”整个家庭的财富,3)住或租的房子远一些,每天上班往返的时间花费2-3个小时之久。

而人口持续聚焦的后是,曾经看似丰富教育、医疗资源,随着涌入的人口越来越多,资源优势也不断被削平,等你生病时,又发现挂号、床位依旧非常紧张。

控制城市规模,是为了引导形成更多数量大城市


诚如前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特大城市的发展过程中,经济规模固然发挥了一定作用,但是,政策的作用及配套设施或服务完善,则是其发展壮大的根基。

因此,当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特大城市扩张到一定规模时,更合理的应对措施不是思考如何在有限的空间下容纳更多的人口,而是应该考虑如何通过政策引导、产业调整推动形成更多数量的大城市,以便容纳更多的人口、就业或商业机会。

坐过地铁的都应该有所感受,北京的地铁通通到哪里,人口就被带到了哪里,而北京地铁的里程越来越长,发车频率越来越高,但地铁的拥挤程度似乎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

这足以说明,靠扩大城市规模,扩充城市人口容纳能力的发展思路也是有局限性的,或者说城市扩张的速度还是赶不上人口涌入的速度。

因此,严格控制特大城市规模,通过产业调整、人口疏解,带动更多城市或区域发展,培育形成更多大城市,才是更为合适的发展之路。

当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规模,并不是人为的“禁锢”人口流入,而是在保持人口流动性的前提下,通过产业、商业、就业等有效改善人口流向及分布。

事实上,在“互联网+”以及各类新技术应用之下,单纯从创业、创新的角度来看,包括携程在内的很多互联网公司并非必须聚集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才能发展壮大,恰恰通过“互联网+”等各类技术应用,能拉平很多城市的发展起点。

任何时候,创新的源动力都不是城市规模,而是人。人在哪里,创新就会出现在那里。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6-04-06 10:00:54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