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改革最后一个珍贵的时间窗口
改革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627


 

衡量改革的三个标志性事件

这几天关于改革,有两条令人欣慰的新闻:

一是ZONG LI 5个月来婉拒外国出访邀请留在国内集中精力解决经济问题,二是X-i zhuxi会见美国财长时强调,中国的改革不会停顿。

X-i zhuxi还指出,欢迎网络监督并认真研究和吸取,“不论是和风细雨的还是忠言逆耳的”。个人一直以来对中国体制的优势和国家的前程充满信念,却不免对近期的一些情况感到忧心,因此也写下此篇忠言谈谈改革。

正好前几天送别了一个朋友,一流大学工科博士毕业,工作3年半后将买房款和同事一起投入某时髦新材料的基础研发,1年半前回绝了某上市公司炒作股价为目的的收购,与唾手可得的财富擦肩而过。

至今创业3年以来除了一堆专利经济成果有限,无可奈何妻子意外怀孕,面对创业以来翻倍以上的房价,绝望的把股权转让,回到家乡去做物理老师。个人的命运成了社会的缩影,财富地位取决于偶然选择,踏实创业反被抛弃。

关注这两年来的经济领域,网络金融、股票牛市、房地产去库存、供给侧改革,这四件大事都被寄予厚望,却不同程度出现“播下龙种、收获跳蚤”的反差。

P2P从鼓励到衍变为近万亿的集体诈骗,无数家庭毕生积蓄付之东流;股票牛市寄托大国长远未来,却在泡沫破灭的过程中酿成了无数中产家庭的噩梦;房地产和基建产业链上的过剩产能,均以违背经济学常识的方式涨价降库存,一线城市不到半年房价翻倍高不可攀,粗钢产量创新高黑色系金属期货价格暴涨,而这种涨价趋势如何收场充满悬念。

2013年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曾提出了雄心勃勃的改革蓝图,其中有三项改革计划令人瞩目。

1.房价是全民之痛是经济的鸦片,三中全会公报对政策描述为“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至今房价涨势凶猛房产税推进却甚少听闻;

2.股票市场严苛控制上市数量的审批制被业界诟病多年,三中全会宣称“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监管机构对此一度志在必得,但面对指数下跌投鼠忌器,注册制事实上已经无限期拖延。

3.对于全民关注更广的反腐败,三中全会公报并未如此明确的表述要实现何种制度,使用的词汇是“形成科学有效的权力制约和协调机制”,两年多来,以反腐败为核心的官场治理却是迄今最立竿见影成效卓著的改革。

以个人的观察视角或者愿望出发,中国继改革开放以来第二轮全面改革的成功,需要有三个标志性事件:

以财产公开为制度终点的反腐败,对二套及以上住房征收房产税并开征遗产税和移民税,以加大供给直至供应充分为内核的股票发行制度改革。

这三大改革任务中,截至目前只有第一件开局良好。

2利益格局的衍变

成功的改革需要三个要素,权力、勇气和技巧。欣慰的是改革者权力巩固,遗憾的是,改革的勇气和改革的技巧还有待验证。

在过去两年,利益格局的变化如何?

货币泛滥加上具体政策的宽松,过去两年经历了数轮民间财富的浩大转移,先是牛市到股灾,接着是一线及环线城市房价飞涨,贯穿其间以P2P为先锋的互联网金融诈骗更使财富掠夺到了明目张胆的程度。细分社会各个阶层,利益格局的衍变已经非常清楚。

主要受益者:

股指暴涨,IPO被严格管控使少数局内人享受盛宴,一二级市场、国内和海外市场市盈率的鸿沟,推动史上空前的并购运动和减持狂潮,很多经营惨淡行将破产的老板摇身一变成了套现巨富,很多原本专注于实业的企业家开始转型为重组高手赚取股市泡沫的收益。

首先是2800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经营难以为继的个股也有10-20亿的卖壳价值(最近的行情中壳价值已经飞涨到40亿以上),按下限计算全市场壳价值溢价至少3万亿。

对于到了解禁期有解禁需求的大股东,等泡沫来袭股价非常容易被操控,收购、转型、高送转讲讲故事就能轻松让股价翻倍,让自己、关联人、利益同伙在股价高位以数亿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额度天量套现,这些套现所得远超他们毕生的价值创造。

通过增发现金或股权对外收购,大量垃圾资产以及泡沫资产,以匪夷所思的业绩增长预测粉饰出天价估值然后甩卖给上市公司,例如耳熟能详的明星们排着队以一个个皮包公司的形式动辄实现十亿套现。

房价暴涨,得益的是房地产商和持有多套房产的食利阶层,这一群体财富迅速膨胀,京沪深往往一套房产即意味着千万富翁。

而P2P诈骗中,胆大心黑之人,短短一两年就能完成从无名之辈到数亿数十甚至数百亿的财富席卷,跑路逃亡,大部分财富落入老板和关联人之手,再也无法追讨。

制度套利,本来浓厚于经济转轨时期的不公平经济模式,却在过去几年愈演愈烈,制度受益者,以及在制度宽松期大胆突破制度约束的人,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主要受害者:

股市泡沫中,直接受害者是亏损的股民,股灾里数十万中产家庭财富大缩水甚至走向破产,而如今大部分散户作为泡沫接盘者,也必将成为未来价值回归中的受害者,那些苦苦排队多年无法上市的场外公司,那些被迫让渡利益借壳上市的创业企业,也成了间接的受害者。

京沪深的单套千万房产面前,直接受害者是大城市漂泊无房的年轻人和农民工、房租支付者、沿街商贩,进而倒逼劳动力和物价,间接受害者是那些在农村地区、西部地区、非核心城市拥有房产的绝大部分国民,他们的财富在一线城市飞涨的房价面前被动缩水,与一线城市的家庭财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到一生劳动也无法弥补的境地。

而P2P大案中,每一个爆掉的地雷背后都有数万数十万家庭。

被绑架者:

在股市中,一亿股民的资产寄托于市场,股指涨,大部分股民无法长期获利,股指跌,加速股民亏损,所有股民已经被指数绑架,股民对监管层的要求是股市只能涨不能跌。

在房市中,所有新购房者和背负房贷的家庭,都无法接受房价大幅度下挫,提供房地产行业贷款的银行信托、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ZF,也不愿面对房价大幅调整,这些群体绑架了ZF必须力保房价不跌。

更进一步,当某些观念认为股市大跌、房市大跌会让中国经济走向破产时,整个中国经济和ZF,都被绑架了。而底层人民,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是忙于谋生的劳动者奉献者,甚至在喧嚣的互联网上也看不到他们的发言,他们的态度似乎无关轻重。

既存改革的结果一以论之,少数既得利益群体财富膨胀毫无约束,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以及资产向海外转移,他们的财富游戏在继续的同时,正在掏空中国的外汇储备,一旦经济有变国内成是非之地,少数富裕阶层远走海外从此逍遥。

没有流血的Ge Ming不是真Ge Ming,没有破产的改革不是真改革。

丰年既足,就迷恋良辰,承平日久,会忘记血腥。这也是历史上Ge Ming总是比改革来得容易,因为改革太难。

3改革的技巧:要市场化还是要公平

更值得忧虑的是整个社会的价值激励体系已经扭曲。我曾多次表达过一个观点,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鼓励劳动智慧和价值创造,这样的社会自然会正向反馈,导向公平、繁荣和生机勃勃;另一种糟糕的社会,财富以马太效应的方式加倍奖励坑蒙拐骗、资本运作、制度套利,这种社会势必走向产业空心、贫富分化、道德沦丧的境地。

在中国从计划经济走来的特殊改革语境里,改革意味着市场化意味着更高的效率。在漫长的时代里,改革、市场化、效率几乎是同义的词汇。

发展至今,经济体系中的管制因素依然众多,各种双轨制广泛存在于从户籍医疗到能源股票的各个领域,继续推进市场化是必须要走的路,十八届三中全会着重强调市场起决定作用正是这一趋势的自然延伸。

但,市场化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获得效率,市场化是一个改革工具,却绝非改革的目的本身。在ZF应该存在的地方,ZF缺位,在市场要拿捏分寸的地方,过激推进,市场化会成为失控的野兽。

互联网金融作为一项产业政策甚至被寄托上金融改革和新兴产业崛起这样期待的全民行动,但却大量出现了虚假与诈骗,这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在中国的改革语境里,还有一个重要词汇是稳定,ZF屡屡强调要处理好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这是中国过去三十多年来的经验总结,也是致胜秘诀。这里面隐含了稳定压倒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原则,还隐含了一种朴素的经验,暂时回避社会矛盾,改革的问题要在发展中去解决,发展的成果自然能解决改革中的矛盾。

一个年轻力壮正在长身体的年轻人,一点小病毫发无伤撑个几天就没事了,而一个体衰的老人,小病不愈久拖不治最终的结果可能是病入膏肓。类似于,1999年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成立承接了海量的问题资产,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这些资产数年后反而成为了优质资产,而今的新时期我们照旧的处理问题资产进行债转股,还有如此的幸运吗。对经验的依赖,在拐点来临时可能成为致命的陷阱。

改革的核心问题不在市场化,与效率相关的词汇不仅有市场,更有一个词叫公平。而公平的诉求,正是改革开放后第二轮全面改革的关键。

当继续做大蛋糕难以为继,到了我们应该讨论怎样分好蛋糕的时候了,这不仅是国内社会本身的需求,也是西方发达国家在原始资本主义进入瓶颈,革命浪潮席卷时的改革方向。

当前中国存在的社会不公平:在地域上,农村和城市之间、西部和东部之间、县城小镇和大城市之间、普通城市和一线城市之间;在企业性质上,国企和民企之间、绝大多数普通企业和极少数上市公司之间、传统企业和互联网企业之间(互联网在创新时享受了政策一定程度的治外法权);在医疗、教育、高考、养老上,资源高度向既得利益阶层集中。

中国股市发展了二十多年只服务了3000家公司,如今继续维持股市泡沫放纵套现却冻结融资功能;中国经济已成为第二大国,工业化早已完成,城市化却严重滞后,如今房价飞涨反而鼓励底层接盘去库存。这些情况维护了市场短期繁荣,却背弃了公平这条至高的原则。

上述种种不公平的存在,正是改革需要消除的地方。一项新政的推动,是扩大了不公平还是缩小了不公平,应该成为今后政策首要考量的原则。

将个人税收由所得税向财产税转移,促进社会分配的公平,将国家政策向中下层民众倾斜,将国家投资向落后地区投放,抑制富豪阶层,激活社会大众,让每一个人都分享到社会积累的红利,中国的潜力足以支撑中国下一代人的高速增长。

《让子弹飞》中姜文在县衙前鸣枪高呼“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公平是政治存废的问题,也是经济问题。公平的经济意味着更高效率的资源分配,公平的经济意味着更有潜力的消费市场,从效率追求转向公平追求,将激活中国沉默的大多数人群,在掠夺他们劳动力贡献之后,重新赋予他们大胆消费的能力。

4股票市场是改革成败的命门

两三年前与现在相比,股指在低位,房价在低位,人民的期待最热烈,ZF的锐气势不可挡,外围美国在QE周期汇率安全,改革可能导致的冲击方方面面都最小,正是注册制和房产税推出的黄金时期,然而却没抓住。

面对股市、房市、银行坏账、刚性兑付、过剩产能、汇率风险这些千丝万缕联系的改革对象,ZF必须抓住最主要的矛盾,能牵一发动全身纲举目张的改革对象。这一对象应该是股市,可以将其他领域矛盾暂缓,集中全部力量解决股市梗阻,理顺全社会扭曲的资源配置。

几十年的民间财富积累,加上连年的货币宽松,社会上热钱太多,这些钱要寻求赚钱机会,利率市场化大势下存款缩水,不用来买股票,就用来炒房,或者投机大宗商品、被理财产品集资诈骗,或者转移向海外,在英美加澳购房购地。

在这些所有去向中,唯有买股票能支撑实体经济,同时股票市场容量巨大,装得下海量货币。只可惜如今的股市供给稀缺,持币者完全买不到便宜货,而荒唐的是,ZF继续严加控制股票供给,唯恐冲击眼前泡沫。

子夏在鲁国做了官,回来请教孔子为政之道。孔子对他说:“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监管层对牛市的期待太快了,揠苗助长好大喜功,没有正本清源便致妖孽丛生根基不牢;监管层对眼前稳定的政绩看得太重了,一个机制有效新陈代谢良好、好企业不断脱颖而出烂企业清零退市的市场,能反哺中国实体经济,激励企业家创业精神,回归价值投资的正道,并源源不断的吸纳社会财富和流动性,使中国经济实现从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转轨,使国民财富在股市的长牛慢牛中获得财产性收益。

与一个健康的资本市场从而带来长远繁荣的经济体比起来,股票亏损的短期动荡、批量公司的退市破产甚至国有上市公司资产的缩水,都是值得牺牲的短小代价。

但这对改革者的勇气和素养都要求严苛,他需要获得最高权力的授权,有娴熟的政治经验,能穿越历史迷雾洞穿未来,同时有超人的胆识和任谤的担当精神,冲天一击一锤定音。

5对股市改革的建议

作为一个资本市场的参与者,从短期自利的角度是希望监管层继续管控新股供给,但股市长期承压同时缺乏新鲜血液,在长周期里,将损害绝大多数投资者的利益。

由于视野和能力所限,可能容易谬误,但此篇冒昧的短文,除了提出问题提出方向,更希望在眼下能贡献零星建议,哪怕浅陋。集众人纷说,涓滴成流,或能有助于股市长远改革。

(1)暂停一切形式的减持套现,约束企业专注经营。

股权分置改革十年以来,旧时代同股不同权的矛盾已经解决,但股票发行制度长期以来没有根本变化。行至目前,股票市场的现状是新股供不应求,存量个股享受了市场管控的估值溢价,上市公司大股东借力泡沫玩弄资本运作,高频高额套现,政策红利都被大股东减持赚走了。除了股灾期间的临时性措施,后续减持新规毫无约束力成了文字摆设。

建议在注册制最终实现之前的3年左右的过渡期内,严控减持套现,可以一刀切暂停所有大股东减持,或者对减持数量减持价格进行极其严苛的规定,例如超过上年度20倍扣非后市盈率的减持所得,暂存于投资者保护基金。

这样做不能简单理解为市场化的倒退,而是在市场化残缺市场化渐进的过程中,对股权分置改革的暂时矫枉。在过渡期这样做的必要性,一方面制约了大股东套取不公平的获利,另一方面在改革趋势面前缓解股价压力。最重要的,遏制当前大股东脱实向虚荒废实业的风气,将精力聚焦于做实上市公司内在价值,夯实股市的估值基础。

(2)尽快出台严刑峻法,严惩财务做假利益输送。

由于上市公司大股东容易拉高股价套现立场,大股东更关注短期利好而忽视长期价值,股价成了击鼓传花的游戏。

若过渡期内临时禁止大股东减持,大股东的资本运作也势必考量公司的长远价值而非短期炒作,在短期内违规获利空间就只剩下掏空上市公司或者对关联人输送利益。

股市违法违规现象层出不穷,但监管机构疏于查处更轻于追责,许多公司极其严重的财务操纵,区区几十万罚款了事(例如万福生科、金亚科技这些作假公司在退市边缘屡屡涅槃),上市公司利益输送甚至是合规的打明牌(例如大名鼎鼎的暴风科技停牌半年巨资收购明星资产,并借利好精准掩护机构高位减持立场)。

这些现象令上市公司乌烟瘴气,没有严刑峻法监管层就没长牙齿,对证券犯罪需要拿出对待反腐败的高压姿态。

(3)及早加快新股上市,给市场提供新鲜血液和赚钱效应。

也许监管机构在等待一个完美时刻,待一切准备充分后平静推出注册制。股票市场存在一个悖论,有效的注册制必然消灭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之间不合理的差价,A股当前的估值水位必然下移,而监管层却唯恐指数下跌,希望在指数高位推出注册制,这就造成了注册制恐慌。

一个市场最重要的是赚钱效应,只有赚钱效应才能带来信心,新的资金才会源源不断。

阻拦在改革面前的注册制,语焉不详,不管怎么从字面定义它,或者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来疏通它,其核心要义就是加大供给。

注册制恐慌,看起来洪水猛兽,但只是一层薄膜一捅就破。监管层为啥没有勇气顶住压力让数百家排队公司一日之间批发上市,只有鲜肉上市才能吸引观望资金入场,然后以最快速度将一批明星级创业公司如蚂蚁金服、滴滴打车、华大基因、大疆无人机等推上A股,股市之外恣肆汪洋的流动性,才能像看到羊群的狼一样,找到它们掠食的目标。

股票市场新股批量上市引导流动性批量入市,此路打通,配合流动性的定向收缩,流动性肆虐带来的各种涨价狂潮才可能逐渐停息,正本清源内息通畅,经济的各个部门才能逐渐赢得后续的改革空间。

总书记曾说打铁还需自身硬,不管国际竞争还是国内发展,一个新陈代谢的股市体系,一个各个参与方公平获得的制度体系,是一切未来的坚强基石。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6-04-27 10:05:15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