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零售业并购整合的时机已经来临
零售业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1209
 

是否对武钢、宝钢昨日宣布的重组感觉“熟悉”,这两家国有钢铁巨头的整合就是过去一年,市场热议的供给侧改革在具体行业的“完美体现”。

通过对产能、库存的整合,商品市场价格能得到一定控制和提振,同时,也不至于造成更大范围失业情况出现。

中国零售业也正进入一个行业整合的高峰期,钢铁业的“先动一步”有望在中国零售业中逐步体现。



货币政策有利于行业整合



从了解到一些市场情况看,《商业观察家》认为,中国零售业在2016年下半年,将步入业务整合调整的高峰期。

有三个因素会助推这一进程。

✔一是,宏观经济层面。货币政策正“有限度的宽松”,这就形成两个有意思的现象。一是企业的销售额和利润都在下降,或增速下滑;一是货币供给在增多,但又未“大水漫灌”。这将区别于“4万亿”时代——不是所有企业都能轻易获得资金。

这个时候不整合,还能做什么事呢?

✔二是,行业发展层面。由于整体市场增速在放缓,由此而来的问题是,想象空间没有了,成本压力、业绩压力却在持续提升。减少竞争、稳定价格、行业内各自抱团取暖,就会成为重要、优先选择。

✔三是,产能过剩。一方面,零售上游供应链层面因产能过剩正在整合,随着整合进程的加速和市场集中度提升,必然对下游零售业有传导作用。上游供应商规模扩大带来的议价权提升,以及商品供应的“同质化”、“同类化”,会倒逼零售商谋求规模、议价权提升。

另一方面,零售的商业物业资源面临供给无序的现实,比如,国内一年新开业的购物中心就近千家,产能过剩问题比较明显。

从全球商业发展史看,产能过剩后,会迎来行业整合。

《商业观察家》认为,整合时机已经来临,那些有能力获得资金的企业可以借此整合市场,而没有足够资金能力的企业则能在货币供应“充足”的当下获得“退出”通道。

行业整合的三个逻辑



从《商业观察家》的了解情况看,许多企业认为眼下是整合市场的好时机,无论是主要经营大卖场业态的物美,还是经营小业态的天福等都有相关“表态”。

一些企业则明确表示,正在关注一些项目,能否成行看具体谈判进展。比如银泰商业等。

还有一些企业则表示“不排除”并购整合市场,如王府井等。

总体来看,《商业观察家》梳理了零售业整合的三大方向。

一、“区域为王”策略驱动

中国线下零售企业目前似乎都在做同一件事,区域密集布局。

这种“区域为王”的市场策略是有必要性的。首先,市场布局如果分散,缺乏对区域市场的“支配性”掌控,那么,受电商等冲击的压力更大。区域密集覆盖在成本端有明显贡献。

其次,B2C电商基本形成阿里巴巴、京东两家“赢者通吃”局面,他们赖以“支配”市场的主要手段,其实是对线上流量的掌控。当下市场流量成本过于高昂的现实,则宣告了其他市场主体进入B2C市场的机会点已经没有了。

这对于线下零售业而言,具有很大启示作用。线下商圈商业物业的租赁成本可以对标为线上的流量成本,每一个物业的租赁价值也都是基于该位置所能吸引的具体人流。因此,能对区域市场,乃至区域商圈的“流量”形成“支配性”掌控,并拉升准入门槛,实际也将形成对其他竞争者的“阻碍”。

最后,通过线下的“流量”掌控,开展基于门店的O2O电商业务,线下零售商能借此“反攻”B2C电商。O2O全渠道理论上可以实现区域市场内的消费闭环效应,当消费者习惯于某个线下零售商提供的服务、商品、会员权益时,那么,在他们想使用便利的网购渠道时,他们也很可能会想到通过线下零售商的O2O平台来实现。

但这种消费闭环效应产生有赖于线下零售网点的足够密集和覆盖。

“区域为王”策略会驱动各区域市场内的企业间整合。

✔一是单一业态的横向整合,《商业观察家》注意到许多零售企业2016年的市场策略,包括开店策略,都是基于提升强势市场区域的门店密集度。

✔二是多业态密集分布,消费场景全覆盖。

比如做大卖场的纷纷在区域内发展便利店、社区中心业态。一些百货零售商也表现出了对食品业务的兴趣。

二、流量掌控策略驱动

零售是针对消费者个体的“商品服务”。

所以严格意义上讲,零售是不分线上与线下的。线上与线下绞尽脑汁所做的都是低成本找到用户,并将商品出售给他们。

那么,在线上渠道市场增速减缓、新用户越来越难获得,及线下渠道年轻用户大量“流失”的当下。市场会有何种变化?

✔1、线上平台间会寻求整合合作,比如卖化妆品的可能会想跟卖服装的“勾搭”,主营低频消费商品的则想与卖高频商品的平台“联系”。

✔2、线上线下间的渠道合作整合,成为趋势。

线上线下都需要获得新的流量,而目前线上线下的流量构成存在互补。

由此,从大型零售企业层面看,类似于京东与沃尔玛的合作会成为普遍现象。行业内的“站队”现象将更明显。

而从中小体量的零售企业看,类似于果多美“表态”在谈收购一家生鲜电商的企业正越来越多。

三、国企整合逻辑

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中国零售业,主要是线下零售业的市场主体构成,相当一部分为国有控股企业。比如,在上市公司中,有4成左右企业为国有控股企业。

所以,当钢铁业的重组发生之际,这对于中国零售业会有何种启示?

国企改革必然启动,因为市场环境日趋严峻,国企间的业绩、债务表现也不能“幸免”。由此,所谓的“既得利益障碍”首先是建立在有“利益”的基础上。

供给侧改革则预示了方向,供给侧改革的正面是减产能,减库存,提升产品价格。背面则是要防止大规模失业潮出现。因此,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方向会是横向整合重组。

从零售业特性看,国企间的整合将可能首先表现为区域整合。

国有零售企业当下的主要竞争优势是,掌握地方商业资源、线下“流量”入口。

但问题是分布分散,各个企业、系统都有一块,以及随着城市商业资源供给的持续扩大,国企原有商业物业资源的价值面临稀释。

由此,要稳定,及提升国企价值和盈利能力,就会基于区域商业物业资源的“支配性优势”这一条线推进。减少区域内竞争,提升议价权。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6-06-28 10:22:10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