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该如何在真假新闻间生存?
媒体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1923
在前几日的编译中,我们为大家介绍了FB等网站对此做出的技术改进,今天,也为大家带来外媒另一角度的解读:新旧媒体该如何认识自己的社会责任?FB的危机是否为传统媒体提供了新的机会呢?

刚刚落幕的美国大选中,搜索引擎扮演起重要角色,社交网络在信息和观点的洪流中成为关键驱力,这些现象引发了广泛的讨论。一个事实是,像Facebook这样的服务型网站里,当成串的假新闻不断涌出,我们就不得不敲响警钟。

现在,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社交网络不仅仅一个分享餐厅美食、宝宝照片的有趣场所,它们真的可以在潜移默化中影响选举结果。曾经大家还都非常天真,硅谷精英们也都觉得网络可以保持中立,算法只提供内容,不考虑语境(当然,除了植入广告)。但是事实证明,他们在我们的民主和经济中扮演的角色,可能比我们想象的——甚至是他们想象的——更加重要。

这个论调听起来有些熟悉,特别是对于曾经在这张社会圆桌上占据高贵地位的媒体大亨来说,他们提供信息和消遣,这些往往有利可图,但同时也仍然保持一种公民的责任感,让信息尽力传播到更广的程度。出版业巨头们以天下为己任,觉得自己的地位应与工业巨子、政治领袖、名流巨星和皇室成员比肩。

但是,尽管印刷出版仍旧在英国市场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但是他们的财政基础已经严重削弱,他们受到的关注,也因碎片化的数字媒体和许多争夺消费者注意力的替代品而日趋减少。当然,很大程度上,是他们与20世纪纸质印刷和卡车运输的制造模式紧紧捆绑,带来了今日他们在商业上的不幸。

进入社交网络时代,这里没有上世纪留下的负担,还可以根据数据分析来细分用户、定制符合每个用户口味的新闻,并且能在同一群体中将自己的利润最大化。传统出版业者只能又惊奇又羡慕地看着读者和利润源源不断地流入硅谷新贵的口袋。千禧一代,以前可能只能辛苦地在编辑部扮演谄媚的实习生,现在却能够全权主宰自己的调查报道,而旧时代的传媒大亨,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贬值,然后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把它们尽快转让变现。

这是一个令人遗憾的图景,它怂恿着人们都丢掉遮羞布、加入魔鬼的队伍——事实上,许多媒体公司已经这么做了,他们和Facebook以及其他渠道签约分享内容,带来大量的读者和一般的经济回报。当然,Facebook和其同时代的企业,只是把印刷出版商们曾经在做的事情做得更好——向用户提供高价格的限制性访问,更多地从用户那里赚钱,而不是从商业伙伴那里。现在,圆桌翻转,Facebook和他的伙伴们拥有了所有杠杆,而传统出版商们则只能啄食他们留下的碎渣。



但是传统出版商的可取之处,可能是在美国大选结束的余波中才得以体现。一个逐渐显现的事实是,Facebook放任自己被那些恶意用户操控,让他们用假新闻和无用消息占据用户的新鲜事信息流。在这个2016年,我们突然意识到,虽然现在的交流通讯比以往更广泛,但新闻的质量却可能比以往更低劣,许多人根本无法辨别新闻是真是假。

媒体提供新闻的道德底线越来越低,党派机构发布的内容也不再考虑客观性和准确性。当假新闻传播时,大多数用户逐渐冷漠以待,直到对最知名的新闻机构的反感和不信任也到达顶点,他们就会愤而指责新闻机构饱含偏见,严肃新闻记者也不免被嘲笑和唾弃,而假新闻仍旧轻而易举就被传播。

现在,我们都清楚,Facebook在社会和政治上的影响比任何人预想的都大得多,至少比它的创始人预料的更大。但令人忧虑的是,Facebook至今仍然没有表现出愿意审核发布内容的意愿。除了比个蓝色大拇指的“赞”、或者几个生气或哭泣的emoji,这里没有为用户提供更多有区别度、有意义的方式,来回应信息流中的内容。当涉及到公众话语时,我们已经降到了幼儿园水平。

我们知道,Facebook能够了解用户发布其上的内容,其后台服务的成熟度,足以为你推送具有高度针对性和相关性的广告。我们也知道,它已经开发出工具,来满足外国政府审查新闻内容的要求。所以,如果Facebook还想在我们的社会中扮演一个具有责任感的角色,用这种“假装看不到魔鬼”的姿态来对待假新闻,我们是不能容忍的。

如果Facebook承担不起这个责任,那么对于其他人而言,也就应当采取行动予以制衡,削弱它在我们社会中过大的角色。最初级的,就是传统出版商应该问问自己,是不是应该减少、而非扩大,在Facebook平台的参与程度。

人们将Facebook的流量形容为海洛因,但实际上,它更像美沙酮——廉价、不持久,靠一个白大褂通过有机玻璃上的窗孔分发。出版商们现在可以好好看看他们在Facebook上获得了多少真实的利润,除了那些模糊的“分享”和“赞”,甚至点击率,最终又拿到了多少实际收入呢?

作为一个有围墙的花园,Facebook为自己留存了大部分活跃用户的数据,它与出版商的关系更多的是建立在点击量而不是合作关系。客观地看,传统出版商们还是尽快戒掉这种虚幻的共赢感为好。

出版商需要专注于质量。读者之所以难以辨别真假新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包装。即使高质量的出版商,也经常在页面上塞满了广告链接、广告动画,根本不考虑用户体验,一个弹出窗口,又一个弹出窗口,满目垃圾,即使是最纯正的新闻报道,也看起来像廉价的边角料。

如果连最知名的出版商也继续牺牲用户体验,用让屏幕填满广告的方式来达到短期收益目标,这也就不怪为什么假新闻看起来和真新闻一样,而一般读者也无法分辨了。这就是为什么有质量的出版商,例如《石板》和《纽约客》,现在正在从页面移除广告。简洁的设计才能让内容脱颖而出,这点值得其他出版商学习效仿。

至于我们社会迫切需要的高质量的公民意见,Facebook(当然还有不断反转、充满种族主义和厌女症的Twitter)已经被证明是一个有用的白痴,而不是宝贵的建设者。

正因为如此,传统出版商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引导公民话语。一个机会就摆在面前,人们需要一个更好的场所来替代Facebook,在这里,信息分享是需要被审查和管理的,高质量的交流对话是被鼓励的,欺诈钓鱼是被禁止的。广告商也可以有信心,当自己的广告出现在这些高质量内容旁边,彼此都能够达到真正的共赢。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6-12-05 09:53:49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