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流量“漫游”对电信运营商有哪些影响?
流量
分类: 奇闻趣事 围观: 2268

一、三大电信运营商2018年开局看似都挺好

从三大电信运营商公布的2018年1月份的业务运营数据来看,可谓开局“良好”。

中国移动:移动业务用户总数达到8.91亿,1月净增384.3万;其中4G用户数达6.55亿,1月净增524.2万。有线宽带业务方面,用户总数为1.17亿(用户数直逼行业第一的中国电信),1月净增数为407.6万。

中国电信:移动用户数当1净增506万,4G用户净增573万,移动用户数到达2.55亿(其中4G用户约1.88亿,4G渗透率达到约74%)。有线宽带用户1月净增103万,累计约1.35亿,合并其母公司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的有线宽带用户数0.21亿户,有线宽带用户总数合计为1.56亿(相比中国移动的有限宽带用户增长,行业第一位置在今年上半年堪忧)。

中国联通:移动出账用户1月净增287.2万户,累计达2.87亿。1月4G用户净增641.5万,4G用户累计达1.813亿。有线宽带用户1月净增50.1万户,用户累计约7704万(与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的差距在拉大)。

从关键业务的数据发展来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2017年开始强力推进的全网通政策和不限流量政策效应下,移动用户的发展取得了显著突破。但是,中国移动则在有线宽带业务上依靠价格资费、内容组合拳,拉开了与中国联通的差距,同时缩小了与中国电信的差距。三家电信运营商,各自都在采取不对称的进攻手段抢占市场份额。

2018年,业务开局可谓“良好”!但是,在这种良好的开局同时,便面临着新的艰巨任务的挑战!使得2018年,注定是电信运营商人苦中作乐的新阶段。

二、从工信部到国务院,取消流量“漫游”早就积极计划中

早在今年两会前的2018年2月6日便有消息:工信部今年将推动取消流量漫游费,这是工信部2018年提速降费的工作重点。此前工信部在2018年工作会议上将提速降费作为新一年重点任务,并规划了“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4G网络覆盖和速率进一步提升、移动流量平均资费进一步降低”等目标。

2018年3月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开幕,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在这份近2万字的报告中,与电信运营商相关的内容有:

加大网络提速降费力度,实现高速宽带城乡全覆盖,扩大公共场所免费上网范围,明显降低家庭宽带、企业宽带和专线使用费,取消流量“漫游”费,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年内至少降低30%,让群众和企业切实受益,为数字中国建设加油助力。

由此我们可看到,在去年工信部推进取消移动电话国内漫游费用之后,当时网络评论普遍反映最为强烈的便是流量漫游费的问题,因此把取消流量漫游作为2018年度重点工作早就在积极计划中。对于业内人士而言,这种预判早就有。在广受关注的两会期间,以政府工作报告的方式明确提出来,对于广大用户而言,也许有一丝“幸福来得太快”的感受。特别是全社会对网络,尤其是移动网络的依赖,对基础电信服务新的提速降费的要求,获得了群众的普遍叫好。

但是,当我们再尝试换个角度看,对于电信运营商团队,尤其是基层团队而言,这无疑又是一项更重的任务。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够充分及时有效的对运营商团队,尤其是基层团队进行必要的激励,对于整个运营商团队的士气而言,影响也是明显的。在这种情况下,随着整个网络系统承载压力的进一步增大,从2015年开始不间歇的提速降费的重任,是否能够有更加扎实的业务运营基础,问题会逐渐显现出来。

以运营商取消流量漫游费和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再降至少30%,对于流量经营会带来影响,对于电信运营商的经营管理创新,又会带来哪些影响?这是在一片叫好声中,电信运营商和相关利益攸关者需要加以研究的。

三、区分本地流量和全国流量,运营商和用户无法达成共识

移动网络流量为什么有漫游费,为什么有全国流量和本地(省或者市)的区分?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运营商或者一些专业人士给出的解释,简单归纳有:

1、运营商体系很庞大,比照省级行政区域进行管理,因此从经营上看就存在地域差异问题。各省在具体经营管理上有各自的实际情况,这就给优先满足本地化服务提供了这种灵活性。而各省再到下面的地市,也同样存在这种地区差异,有些差异还很大。所以,我们通常可以看到有全国流量与分省流量的区分,在省一级还有本省流量和地市流量的区分。

2、地区的差异导致的是直接的网络建设成本和经营管理成本的差异,如果以成本为基础进行定价,价格差异也是必然的。

3、地区差异最直接的是不同地区的可支配收入水平,消费能力不同。这也给流量区分提供了最基本的条件。这就如同一般的商品会根据目标人群进行差异化分析,不同的人群提供不同的产品和定价道理一样。

4、电信运营商内部的经营考核模式决定,以省为单位的考核,当出现用户在不同省份之间的流动的时候,所使用的移动网络设备的资源分属在不同的省份之间,在内部进行提供服务的收入分配结算上,就存在扯皮的问题。在一般的套餐之外,通过漫游费的方式来解决,是一个办法。而电信运营商可能是延续使用了再通话服务方面的长途的计费模式,从而给移动网络流量跨省漫游上也采取了这种额外计收漫游费的方式。

5、其他一些具体的内部经营管理上的原因,例如类似在营销管理上,可以防止串货,避免出现不同地区的手机卡的串卡等问题。

总之,站在电信运营商的角度来解释,不管是什么理由。在广大用户看来,主要都是电信运营商内部的经营管理或者历史沿用的习惯的方式所引发的,从根本上来说,都是电信运营商内部的相对滞后的管理模式所引发的。是不以用户为中心进行业务设计的典型。再加上长期以来,大家对于电信运营商是所谓的垄断地位的认知,因此,不管电信运营商给出任何切实存在的问题,都始终无法获得广大用户的认可。

我们才会看到,在去年9月份取消移动电话长途的政策公布后,得到网民积极的评论少,反而是引发了一轮对移动网络流量漫游费的声讨高潮。在3月5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开幕会结束后,两会的第二次“部长通道”采访时,工信部部长苗圩苗圩表示,“最近我们做了调查,广大手机客户对手机流量区分本地流量和全国流量这种计费方式意见比较强烈,所以总理提出今年要取消手机流量的漫游费,还有其他一些提速降费的举措。显然,对于流量漫游的意见,从去年9月份算起,早就积蓄了很久了。既然移动电话的长途费用能取消,那移动网络流量的漫游费为什么不能取消,显然是缺少一个强有力的决定来推动!

四、取消移动网络流量漫游的时间预期

我们常说,有些事情,技术上其实不是问题,只是对利益调整的决定难下。实际上,决定下了之后,技术上的实现也还是一个问题。而技术上的实现,是需要时间的。因此,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将取消移动网络流量漫游这一大喜讯之后,什么时候能够实现,时间点,普遍关心。我们都希望立刻马上最好。

俗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从时间上看,至少有三个参照时间:第一个是在2018年的世界电信日前,即2018年5月17日,这意味着对于电信运营商只有不到3个月的准备时间;第二个是在2018年7月1日前,这意味着有将近5个月的准备时间;第三个比照去年取消移动电话长途和漫游费的时间点,即2018年9月1日。

从三大运营商对取消移动网络流量漫游的积极表态来看,很可能早在政府工作报告之前已经有所准备,因此在今年的7月1日左右非常值得期待。

如果按照将近5个月的时间来看,三大运营商要完成对计费系统的升级改造,调整好因此对各省的收入影响和考核影响,协调好相关的系统支撑方,时间还是很紧的。这也是电信运营商在取消移动网络流量方面的主要困难。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对于今年已经确定的经营目标的影响和对策,这更紧迫。

五、新一轮提速降费对电信运营商经营管理的影响

2018年提速降费政策要求,从已经确定的情况来看,提速主要是5G的试点准备,而降费才是2018年的主基调。这种要求,对于电信运营商人而言,显然是内心百味杂陈的。因此,新一轮提速降费对电信运营商经营管理的影响,个人认为,首先摆在第一位的是运营商团队的士气,尤其是基层团队的士气影响。因此,在积极落实政策要求的同时,做好内部的宣传教育和激励配套,是最为迫切的工作之一,这涉及到电信运营商员工队伍的稳定。在过去几年的电信运营商离职潮的影响下,相信尤其带来的新一轮是去还是留的话题,在电信运营商人内部的闲聊中会更多。见面打招呼“还在呢?什么时候走啊?”会成为大家的高频问候用语吗?

从影响程度上预判,取消移动网络流量漫游和资费再降至少30%对于中国移动的影响最大。一方面,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去年通过不限流量套餐的变相价格大幅下降,已经提前平抑了这种影响。另一方面,中国移动对于不限流量的态度谨慎,但在新的提速降费的要求下,将不得不以此为契机跟进。但是否能够做到以此进行反击,恐怕存在用力过猛的问题。因此,在移动业务方面,面临更大考验的是中国移动。当然,中国移动在有线宽带业务方面,本身就是依靠超优惠的低价抢占份额的,这方面影响相对较小,主要是中国电信。

当然,如果我们单独看一下中国联通,在中国联通的混改已经深入推进的情况下。新一轮的提速降费工作,对于在基础电信服务方面对完成混改员工持股的“对赌业绩”方面,带来的压力不小。这势必会倒逼中国联通在与互联网企业的全面合作方面,步伐更大。

进一步,对于从2013年就提出的流量经营的命题,尤其是三大运营商还没有做出太大规模的流量后向经营业务来讲,流量后向经营业务还没有进入到创新红利收割期,就被在过快的流量资费下降通压力所挤压关闭了。因此,流量经营的命题可能已经缺乏基础。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以不限流量套餐为过渡,实际上很快就走向最受大家喜欢的包月套餐模式。在包月套餐模式下,比拼的就是网络的承载能力、覆盖能力和服务能力,实际上价格战已经没有更大的开打空间了。

两会期间,工信部苗圩部长表示,这三年通过提速不提费、流量不清零、取消通话语音的长途和漫游费等多项措施,各方面电信用户资费不断下降。三年来,宽带用户单价下降了90%,移动通信客户单价下降了83.5%。对于这样的成效,不管用户怎么不顾事实还是不满意,但这都是实实在在的数据。从这些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在基础通信服务如此快速发展的情况下,在2020年5G即将进入试商用的情况下,未来两到三年,我们再基础通信服务方面,将会实现以更加低资费的水平享受高速的网络服务。对于很多消费者而言,在基础通信服务方面的消费可能会可以忽略不计。未来的信息服务消费,将主要是以内容消费为主。而内容消费的核 心,是基于版权保护的精品内容的消费。因此,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在泛IP的内容消费方面,不管是自营,还是通过合作、合资等方式,能够在更多的版权精品内容的消费方面有更多的能力才是关键。而在这方面,从中国移动的做法来看,咪咕公司在内容方面的投入是值得效仿学习的。因此,这将是决定电信运营商的新的利润来源的关键。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春节全国接待游客达3.86亿人次,同比增长12.1%;中国公民出境游人数达1.38亿人次,花费达1152.9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一。春节黄金周期间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销售数据达9826亿元,同比增长10.2%。从这组数据我看也可以看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我们处于跨省流动状态的人群规模在不断扩大,所以对取消移动网络流量漫游费的呼声很强烈。顺应这种趋势,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也是必须的。

中国联通大数据近日发布的《2018春节出行分析报告》显示,国内最热门的五个旅游省份分别为云南、海南、江苏、上海和福建,对应的热门景区为丽江古城、三亚亚龙湾、南京夫子庙、上海迪士尼以及厦门鼓浪屿。因此,各大运营商根据自己的大数据对热门旅游城市和景点进行差异化的网络加强,这是指导电信运营商改进服务的重要参考。

总之,取消移动网络流量漫游和新一轮提速降费(主要是降费)对于电信运营商而言,最大的影响是经营模式的调整。除了在套餐资费的多样性上做文章之外,更多的在更加快速而低廉的管道之中,如果把船上装在的货物更加多样化起来,提高溢价。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8-03-08 10:11:39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