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的撤离和郭台铭的野心
富士康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407

前段时间,在“辞任董事长”、“参选台湾领导人”等一系列重磅消息下,郭台铭和富士康再一次成为公众议论的焦点,而近期,郭台铭的一系列言论更是将自己和富士康进一步推向舆论的漩涡。在这背后,也牵扯到中国制造业的危机。

富士康的撤离

近日,郭台铭表示,今年将会把苹果主要生产线转移至印度,并声称这是受印度总经理邀请。据悉,富士康计划投资50亿美元在印度建厂,首笔3亿美元已经到账,预计今年9月印度工厂将为苹果新品提供装配服务。

事实上,郭台铭选择印度,主要原因一方面应苹果要求希望开拓印度市场;第二个原因便是印度人工也相对更廉价。

此前,高工机器人推送的一篇文章《别让工厂跑了!》已经叙述了在当前中国人口红利消失、人工成本提高的环境下,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正在面临着制造业企业撤离流向东南亚国家的情况,富士康此次举动正是印证了这一倾向。

对于富士康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说,印度人力成本更低,如果苹果需求很大,大量劳动力也可以继续帮助生产。此外,印度作为一个快速增长的智能手机市场,由于无需缴纳20%的进口税,所以更加吸引苹果从中获利。而且目前苹果在印度市场的占比较小,其增长空间与潜力巨大。

2018年,印度手机市场全年出货量在1.45亿台,而苹果只有170万台,只占了1.2%的市场份额,而据预测,2019年印度手机市场预计全年出货量将达到3.02亿台。

苹果近期在中国市场连连败退,开拓新的市场自然成为其选择,而印度市场潜在空间巨大,正是吸引苹果重金押注印度的原因。

从中国制造业的现状来看,富士康这座“血汗工厂”早已开始打撤离中国的主意。2018年2 月 5日,富士康就表示正考虑在越南建厂生产 iPhone。

在宣布将工厂迁至印度之前,国内传出富士康大规模裁员的讯息:2018年,坊间传言鸿海集团(富士康母公司)计划裁员34万人,缩减开支510亿元人民币。自2018年10月至今,富士康郑州iPhone组装工厂已解雇5万余人。

如果说富士康在印度和越南建厂是制造业向低成本国家的流动,那么富士康将制造业迁回台湾则是有着更深层次的考虑。

5月8日,郭台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度透露,他已经跟高雄市长韩国瑜说好了,“贸易摩擦下,鸿海计划将深圳、天津部分生产线移高雄,台湾可望成为鸿海未来高阶网通、服务器设备的大陆以外市场制造中心。”

不得不说,郭台铭想得挺远的。

在郭台铭看来,台湾因为地理位置的因素,可望成为美国中国贸易的转接口,其中高雄更是Key Position,他也透露,未来天津、深圳生产的硬体产品,也将移至高雄制造。

他进一步指出,必须要找一个第三方、在国中国之间中立的缓冲点(Buffer),过去是香港,而现在看来日本、韩国、新加玻都不可能。这一可能性自然落在了台湾。

而被问到未来会不会把硬体搬回台湾生产,郭台铭肯定的回答“Yes”,未来天津、深圳的产品会移到高雄制造,新厂将朝向自动化、无灯、无忧工厂的方向建造。

如果说富士康将工厂迁回台湾是面对大环境变化的“高瞻远瞩”,那么在美国建厂则是郭台铭认为的支撑这个帝国走得长久的“未雨绸缪”。

正如郭台铭所说,目前台商回流是平庸式的回流,经济学上叫比较利益,就是“今天我回来,有没有比较好、比较便宜?”。而他并不是把老的东西搬回来,那是平庸式的成长,他是要把新的科技搬进来。美国过去不重视当地的劳工,现在美国总统川普非常重视,所以他要所有的工业搬回去,“我们在帮他做的,就是供应链的重塑”。

近期,美国媒体报道称富士康将很快宣布对威斯康星州进行更多的投资。根据消息来看,郭台铭有可能拿出300亿美元加快在美国投资。除了投资面板外,富士康将会和美国该州合作下一代汽车技术,如车联网和无人驾驶。

但这一举动也无疑招来一些人的质疑。面对富士康在外投资建厂,郭台铭此前面对媒体称:“商人无祖国,市场就是我的祖国”。

有人对此愤慨:“商人不知亡国恨,资本家都是唯利是图的。”也有人表示,这句话没问题,但是存在政治不正确。

作为超级制造大国,全球90%以上的手机和电脑,70%以上的彩电,以及绝大部分的电子产品都是在中国生产,而这其中,全球规模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在其中功不可没。

不得不正视的是:近些年来,以富士康、台达电、索尼、铃木等为首的一些外资企业逐渐逃离中国,一方面,这意味着国产品牌的崛起,另一方面,这些企业的逃离将会影响数十万工人的工作。

富士康的机器人计划

面对中国人工成本的上升,富士康除了选择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进行代工业务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举措就是:机器换人。

“鸿海在10年前就决定要机器人来取代人力,我们公司内部计划在5年内,把这些工人,我们目标是希望能够拿掉80% ,如果5年做不到,10年内也会做到,因为科技已经在这里了。”在2018年6月22日举行的鸿海集团股东大会上,郭台铭如是说。

根据工业富联2018年年度报告:目前,富士康及其下属企业共拥有超过8万台机器人,超过1600条SMT生产线,超过17万台的模具加工设备,超过5000种测试设备,第三方开发者3000多位,1000个以上的APP。

公告还显示,通过工业大数据以及工业人工智能的应用,基于工业互联网的精密工具智能制造,在提升效益上,富士康的自动化效率提升15%,智能调机换线时间减少10%,实现加工生产过程中85%的智能补正。

此外,富士康率先在精密工具和通讯设备制造领域完成了熄灯工厂的样板改造,对智能工厂建设及改造的整体解决方案进行了验证,实现了离散制造及无忧生产。2018年已完成改造的熄灯工厂实现营业收入47.66亿元,相较以往生产工序,实现管理效率及毛利率水平的大幅提升。

郭台铭的野心

郭台铭在富士康的去留成为近期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而接班人是谁更是广受猜测。郭台铭5月10日已表示,他已经淡出鸿海精密,新董事会会经营得很好。至于外界关注的接班人选,郭台铭称,董事会名单通过后将揭晓。

今日,有报道称,两名知情人士表示,富士康已经做好提名其芯片业务负责人刘扬伟出任董事长的准备,以接替计划参加“选举”的郭台铭。

郭台铭之所以舍得退出其执掌的“富士康帝国”,是因为其还有更大的野心:成为台湾地区国民党领导人。他毫不避讳自己的野心,表示未来若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一定会借由个人的经验,帮台商到美国、日本去,带台商到全世界各地,“因为我不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我是整个台湾科技岛的董事长。”

郭台铭还强调,在中国与美国之间,要给台湾找到一个和平的、左右逢源的经济对策。

一名长期观察鸿海集团的分析师称,鸿海集团的发展离不开中国的市场,它的客户更需要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作为其中的核心人物,郭台铭未来政治上的立场,将影响这个庞大公司,

长期以来,郭台铭在管理上出名的“独裁”。郭台铭的原则是“以身作则,独裁为公”。他每天开会马不停蹄,长时间工作,员工跟着不敢稍懈。“鸿海集团的业务员,没有回家吃晚饭的权利。”一位资深业务经理说。

他也曾对外表示,“民主是最没有效率的。民主是种气氛,让大家都能沟通。但是在成长快速的企业里,领袖应该带着霸气。”

根据最新的公告,郭台铭并非完全退任,而是退居二线。在没有完全解决脱离管理之前,他的一举一动依然关系着这个庞大利益集团的走向。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9-05-16 19:08:09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