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共享单车去哪儿了?
共享单车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372

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共享单车大家都不陌生。作为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最佳方案,共享单车在资本助推下,曾占据大街小巷。橙色、黄色、蓝色等颜色的共享单车,是城市中流动的色彩。

然而最近,在通州居住的凌晗发现自己越来越难找到共享单车了,“去年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现在基本没有了,都被街道的有桩自行车代替。”大街上,基本上也只剩橙色和蓝色系单车。

随着共享单车代表项目ofo资金告急,超1600万用户排队退押金的事件频频登上热搜。为了抵债ofo最终将原本造价300元的单车以5元的价格“贱卖”。ofo甩卖共享单车,拉开了行业迟暮后的情形。

在经历了资本的大起大落后,共享单车在一片厮杀后淡出人们视线,原本被视为自行车行业曙光的共享单车,在疯狂烧钱扩张后,也留下巨大的创伤,曾经的一片片坟场,一堆堆车山现在都不见踪影,那些单车去哪了呢?

竞争留下的钢铁垃圾

投放量大于使用量在共享单车行业已成常态。

7月31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今年上半年共享单车运营情况。根据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市共享单车日均骑行量为160.4万次,平均日周转率仅为1.1次/辆。这意味着目前被投放的单车每天最多只被使用了1次,车辆投放量严重过剩。

物极必反、月盈则亏。2018年初共享单车达到顶峰,单车数量急剧扩增,同时也给城市治理带来了极大的难题。违规停放、坏车率高、私占现象严重。原本方便人们出行的共享单车,如今整正迎来一场治理战。

“一般需要寻找3辆以上,才能找到一辆可以正常使用的单车。”曾有许多用户反映。除此之外,共享单车的安全情况也令人堪忧。为了快速扩张,部分企业采用的单车质量也不合格,安全事故频发。

在共享单车泡沫破碎后,当初被用来抢占市场的单车,在城市街道横尸遍野。报废的自行车不仅占用公共空间和土地资源,还将产生固体废物。按此前北京自行车电动车协会报道称,2000万辆单车全部报废后,将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

倒闭的企业置之不理,所有运营整治压力被强加给交通部门,但由于交通部门人手不够,从2017年开始,各城市便开始控制共享单车数量,禁止再投放新单车。

新车劝退,老车调度。目前,在北京运营的共享单车企业共有9家,在北京市交通委约谈后,智享出行、潮牌单车、赳赳单车和智享单车4家企业将主动退出运营或加快整改。原本已经进入北京市的ofo、摩拜、小蓝、哈啰、便利蜂从车辆运行效率、停放秩序等方面进行监督管理。

不只北京,共享单车泛滥成灾的现象在一二线城市也普遍存在,运维和治理的难题成为城市规划的重点,共享单车行业被高度关注。

从2016年至今,第一批进驻城市的共享单车已经过3年年头,而多家地方政府规定的单车报废时间也是3年,按照所有单车都拥有3年寿命来算(多数单车达不到3年寿命),如今只出不进的共享单车也到了更新换代的时间。

堆积成灾的共享单车,成为解决难题。甚至有网络上游传言,在江苏原本造价700一辆的单车,按废铁5毛一斤卖掉,一辆也超不过15块钱。

曾经的出行工具,如今变成金属垃圾,而如何妥善处理共享经济泡沫下的巨量钢铁垃圾,成为企业和社会亟待解决的难题。

单车归宿,拆解或售出

对于废弃物的安置,人们通常选择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单车也一样。Tech星球走访后发现,目前闲置共享单车的处理方式有两种,回收拆解零部件和整车卖出。

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是国内最大的专业性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同时也承担了北京市最大的共享单车回收工作。从2017年起,便与共享单车企业进行合作,共同治理单车的可持续回收,具体的流程方式分为四步,挑选、搬运、拆解、回收。

“共享单车城市运维人员将达到报废标准的车辆,进行筛选、统一放置,然后通知我们将其运至中再生仓库,由专业的拆解人员进行精细化拆解,最后分类仓储,产生的危废物资也将送往公司专业的危废处置机构。”中再生公司单车事业部负责人为Tech星球讲解单车回收过程。

为了提升单车的使用度,单车企业纷纷与负责回收的中再生企业进行合作,处理常年囤积的废弃单车。据负责人介绍到,中再生公司已经与小鸣单车、摩拜单车和哈罗单车建立合作。“小鸣单车是最早合作的企业,现在回收车辆最多的是摩拜单车”。

小鸣单车作为第一批共享单车企业,在2018年便由于资金问题宣布破产。曾有媒体爆料,破产后的小鸣单车以每辆车12元的价格,批量出售给中再生公司。对于该消息,中再生单车负责人以回收价格涉及商业机密为由不予回复。

“因为单车的制作成本不等,回收可利用率不同,因此回收价格也不统一。相比较而言,摩拜单车部分车型回收后的可利用率是最高的。”中再生负责人表示,一辆无法正常使用的单车,在拆解中会将车篮、车架、车轮进行拆分,甚至微小的不锈钢螺丝都会拆下分类存放。

可重复利用的金属部分变为废铝废铁回收,属于有害固废的废轮胎和车座,都会打包集中送往中再生内专业的处置机构进行无害处理。由于单车数量巨大,因此更加需要谨慎处理有害垃圾。

中再生公司目前已在全国建立了五个区域性的回收网络,回收网点达到近2000个,各类再生资源分拣加工中心32个,覆盖全国大部分城市,回收的共享单车数量超过40余万辆。

除去将废弃单车零部件进行拆分回收,一些由于生产过剩的新车被整车出售。

共享单车尸横遍野的现象不仅出现在国内,甚至国外也能见到。近期颇受关注的缅甸创业者Mike,便找到单车制造厂商包括ofo、摩拜、oBike 等各个品牌,最终从工厂以100元一辆的价格进行采购了上万台单车曾送给当地贫穷学生。

拆解或售卖,或许是共享单车变化垃圾前,能够体现价值的最好归宿。

洗牌期后出路难寻

面对浩浩荡荡的单车大军,无论是回收或售出,都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追本溯源,一切都是由于企业盲目追赶投放,造成的资源过度。

2016年,共享单车开始蜂拥而至,无论大街小巷,都能看到共享单车的身影。一时间市场中涌入众多共享单车品牌,截止2017年全国共有69多家共享单车品牌在运营,粗略统计仅仅北京市就有2000万辆共享单车。

在共享经济起步的伊始,“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口号,使资本和用户均被这种新兴事物所吸引。比数量、比优惠、比押金……赛道中的玩家为了争抢第一批用户,不顾后果蒙眼狂奔。一二线城市对于缓解交通压力的出行方式也表示认可,瞬时共享单车企业以最快的速度攻城略地。

起初资本对市场的反应很是欣喜,不断对其追加投资,助力其规模的扩张。无独有偶,所有单车企业齐发力,都试图用更大的规模将对手挤压出局。但忽略了关键的一点,每座城市用户数是固定的,进场的单车玩家同质化严重,用户对于单车品牌意识也尚未建立,很难能够分出上下好坏。

单车行业的竞争开始加码加速,多个城市的单车投放量高于实际需要量4-5倍,并且短时间内暴增的单车数量,给城市运维人员带来很大的难题,共享单车乱象丛生,盈利尚未回本,因此多家单车企业在回天乏术之后倒闭破产。

由于处理成本过高,目前还缺乏商业企业在此领域创业。而如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这类国有资本背景的企业,也无法全部承担庞大数量的共享单车处理难题。

昔日“共享单车神话”逐渐破灭,只留下一堆钢铁垃圾,资本催热的风口和无序竞争产生的后果,难以明确责任承担和处理义务。共享单车下半场,为了保证市场竞争以及交通管制,多个城市不得以推出单车准入政策,在可预测的范围中促使单车市场进入良态发展。

除了政策监管规范市场,单车企业也开始寻找新的出路。8月份,ofo小黄车联合创始人于信表示:“ofo正在推行有桩新模式,该模式已在深圳罗湖区、福田区上线,运行良好。”用户在结束订单时,需寻找专用的停放点,完成还车。

有桩—无桩—有桩,共享单车似乎经历了一个轮回,在自由发展的无桩时代,企业在资本和利益的驱动下过度投放造成资源浪费,如今回到计划可控的有桩时代,或许能够改善单车坟场的现象。

自起步至衰落、从骑行成风到难以处理, 曾经风光的共享单车行业,经历4年发展走入困局。

变身一具具废铁后,共享单车行业的新战争是艰难的处理战。当然最重要的是,共享单车的行业发展历史,能否给共享经济以启迪。最大的共享经济项目,本不该成为最大的浪费资源项目。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9-08-22 16:53:55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