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卓系统现状看谷歌的隐忧
安卓
分类: 互联网事 围观: 1845
安卓

自谷歌2013Q3财报公布不久,其股价便一路高歌冲破1000美元并持续上涨势态。在光鲜财报数据的背后,年少白头的CEO拉里·佩奇却无法掩饰其对谷歌未来的担忧。谷歌的隐忧来自安卓,虽然安卓系统目前在全球智能移动设备市场占有率接近80%,并以每天150万部激活数量高速增长,但其未来却充满了不确定性,这直接导致了谷歌公司移动战略的局限。

开源模式的未知风险

大家都知道,安卓是一个以Linux为基础的开源操作系统,开源成就了安卓,但也成为安卓如今最大的局限。开源模式不同于传统的商业软件模式,其本身存在极大的未知运营风险,当年的红帽公司就做过先行尝试。在这一点上安卓与Windows的起源不同,微软在研发Windows之前曾向某人购买了86-DOS的全部版权,并改名为MS-DOS,然后在MS-DOS的基础上开发出Windows系统,随即一路点亮了Windows科技树,也就是说Windows只属于微软。

而安卓却不能像Windows一样收取授权费,倘若谷歌对安卓实行闭源,那将是同整个开源社区为敌,“不作恶”的佩奇、布林和精明狡猾的施密特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那种蠢事。因此,开源就决定了安卓的基因,谷歌只能在开源的安卓系统上去点亮未知的科技树,这其中充满了包括来自市场的未知风险。

令人头疼的碎片化

碎片化仍然是安卓最大的问题。制造商品牌过多、设备型号过多、新旧系统共存、分辨率各异,这些都是造成安卓系统碎片化的表面现象,隐藏在现象背后的本质原因还是开源。为什么说开源导致碎片化?最有说服力的例证就是Linux。被开源社捧为“神物”的Linux其发行版有数百之多,就连最流行的发行版也有十数种,而且在最常用的Linux版本中还分成两大谱系,一类是Debian系(包括Ubuntu、Mint等),另一类是Fedora系(包括红帽、CentOS等),其间关系纷繁复杂,开发者组团各自为政,没有统一标准,科学家们时常争吵争议不断,其热闹纷繁程度直奔菜市,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贵圈真乱”。

说起开源社区不得不谈一谈社中名著《大教堂与集市》。该书讲述的是软件工程方法论,虽然书中的“大教堂”和“集市”起初是指两种不同的Linux开发模式,后来人们常用其隐喻Windows和Linux开发模式的不同。其实现在的安卓系统开发才是真正的“大教堂”模式,源代码虽然公开,但软件每个版本开发过程都由固定团队也就是谷歌掌控。这种大教堂模式一定程度上避免了集市模式所产生的版本碎片化,这也解释了为什么Linux 20年的发展没能占领市场而安卓做到了。

中下游里的“异数”

尽管如此,安卓依旧继承了Linux的基因并被贴上了开源属性,源代码的公开并且系统完全免费给了厂商利用之便,也造成如今安卓设备市场重硬件不重系统的局面。这些厂商当中产生了一个“异数”,那就是三星公司。三星智能手机以39.1%的市场份额占据了安卓设备的主导位置,在安卓平板市场也有不俗的表现,这是谷歌始料未及的。如今,三星公司正逐步褪去中游厂商的标签,试图挤进上游竞争,没准哪一天还会宣布安卓是我思密达的,不得不令谷歌引起重视。

如何对中下游厂商进行利益制衡,谷歌还得向微软学习。微软当年联合英特尔以Wintel架构号令天下诸侯,整条产业链哪块是你的,哪块是他的,谁吃肉,谁喝汤,中下游厂商莫有不从。微软的高明之处在于其擅长构建并主导一系列业界标准,然后通过强强联合,以标准来制衡中下游厂商。虽然安卓的免费+开源有一定局限性,但整个系统的开发和发行还掌握在谷歌手里,加上谷歌买了一大票的专利,应不至于让中下游反客为主。

其实微软这些年虽反应迟钝,但不乏其卓越的远见能力,与高通公司的深度合作就证明了这一点。高通公司在业界具备卓越的才华和相当的潜力,如今实力已与Intel旗鼓相当,假使谷歌公司抢先一步与高通合作开辟界定业界新标准,那么不论在移动设备还是传统桌面领域,都将给上游的微软和中下游不安分的厂商们产生震撼且深刻的影响。可见谷歌在整个产业链中的战略运筹和控制方面仍显经验不足。

谷歌对安卓的偏见

从安卓系统面世的那一天起,市场和消费者就对这个小绿机器人充满期待,因为当初05年谷歌收购安卓科技公司时人们并不清楚谷歌的收购目的,业界只是猜测谷歌或将进入移动领域,直到07年开放手持联盟成立,大家惊呼谷歌竟以推出操作系统的方式(而不是像苹果那样)进驻移动市场。这些年来,靠着开源社和全球开发者的共同努力,安卓系统取得了傲人的成绩,但谷歌却对安卓本身持有一定偏见。

在业界看来,谷歌与安卓的关系远不如微软与Windows的关系,谷歌对安卓的态度就好像是外来的媳妇娶进门,一直没有给安卓一个正式的名分,就连谷歌的小儿子Chrome都显得比安卓有身份。今年3月,Chrome部门副主管桑德尔·皮蔡替代安卓创始人安迪·鲁宾兼任了安卓部门负责人,此举更是引发外界对Chrome与Android的整合猜想。

谷歌在对安卓系统的进一步研发和碎片化问题的解决上同样缺乏动力。不同于它的对手微软,谷歌缺乏一支专业的操作系统研发队伍,而且在安卓与其他业务的资金投入比例上严重失衡。其实拉里·佩奇早已意识到这点,在2013Q3财报公布后接受采访时其个人表态:大多数公司(指谷歌也在其中)都有可观的研发预算,其中99%和现有业务有关,余下1%用于长期项目(比如安卓),但我个人认为应将两者比例对调。

安卓的未来之路

今天,安卓已远远超越了它的前辈们(如红帽和Ubuntu),但也面临着与前辈们同样的挑战(开源的商业模式和碎片化等)。很显然,安卓不可能走Windows的发展模式,也无法套用苹果的成功案例,只能在开源的道路上摸索前行。

目前谷歌最大的营收依然来自广告,且自收购摩托罗拉以来其硬件整合能力仍未成型。现今互联网领域被颠覆之声此起彼伏,倘若谷歌无法找到稳定的新的营收增长点,那么安卓当前的市场优势将逐渐丧失,之前在安卓上投入的所有努力也将化为为他人(比如三星)作嫁衣裳的悲哀。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3-11-05 10:08:15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