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厮杀元年”的博弈
互联网金融
分类: 互联网事 电子商务 围观: 914


互联网金融去年开始异军突起,就在许多人为自己的“宝宝”可以得到不菲增值兴奋之时,没想到风云突变。针对以第三方支付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开始了一波又一波密集的“讨伐”,阿里支付宝的“快捷支付”甚至被认为,一直处于“违法”状态。“打败你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阿里当家人马云此时也坐不住了,奋起反击。对此业内普遍认为,此事背后的核心是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银行业之间的现实博弈。

  “厮杀元年”

“刚刚诞生的互联网金融,尽管去年至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但总体而言,我认为还是一个初生的婴儿,2013年,我曾经评价互联网金融还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阶段,但今年,我认为互联网金融真正将进入厮杀元年。”专注贷款搜索服务的好贷网CEO李明顺3月25日接受笔者采访时称。

而这场“厮杀”今年首先在以四大行(中、农、工、建)为代表的传统银行业与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之间展开。

“多个接口由多家分行实行多头管理,容易出现技术和管理上的问题,存在风险隐患。支付宝所在地在杭州,由我行浙江分行专门对支付宝快捷支付接口进行维护和管理,有利于保障客户交易安全。”3月25日工行对外发布公开声明称。

就在当天有消息称,工行正在逐步关闭快捷支付业务,目前工行快捷支付的签约服务除了浙江分行外,其他分行都已经关闭。

3月26日支付宝在其官网置顶发布了《开通工行快捷支付失败公告》,公告称,如果您使用工行卡开通快捷支付,提示签约失败,是因银行签约限制,详情可咨询工商银行客服95588,建议您换卡支付,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而从2月底开始,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已经开始对第三方支付的储蓄卡快捷支付额度进行了额度缩减调整。其中工行、农行、中行率先下调了用户使用支付宝快捷支付的额度。其中,工行的额度由原先的单笔5万元下调为5000元,每月限额则从20万元降为5万元。中行、农行则将额度从原先的单笔5万元降为单笔1万元。建行在3月22日也下调了储蓄卡快捷支付限额,调整后的额度为单笔5千元、每月5万元。

快捷支付产生的初衷是为了满足网购客户小额快捷支付资金的便利性,客户在注册快捷支付时仅需要提供姓名、身份证号、银行卡号、手机号四项要素信息,通过手机发送的验证码进行身份认证,就可以把支付机构账户同银行卡进行绑定。客户在绑定银行卡之后的每次支付或划款,只需要通过手机发送的支付机构的动态验证码,就可以从银行账户划转资金进行支付。

工行结算与现金管理部处长王鈜3月2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快捷支付至少存在两个环节的安全隐患:首先在开通环节,没有客户到银行渠道(柜面或者在线)签约环节;其次,开通后,每笔支付银行端也缺乏相应验证方式,银行只是根据支付机构统一批量提交的指令来完成扣款。

据悉,2011年8月银监会《关于加强电子银行信息管理工作的通知》(银监发【2011】86号文)出台,明确规定,对于由第三方机构完成安全认证的电子资金转移与支付业务,应至少在首笔业务前由账户所在银行通过物理网点、电子渠道或其他有效方式直接验证客户身份,并与客户约定双方相关权利与义务。

“从监管部门有要求开始,银行就一直在跟支付机构沟通,希望他们能接受这一要求。”王鈜说,但支付机构在这一点上非常坚决,他们认为客户体验是第一位的,因此,坚决不同意客户开通快捷支付首笔业务时到银行签约的这种安排。

王鈜的表态,被认为在2011年开始长达3年内,快捷支付一直处于“违法”状态,而银行为此承担了相当法律风险。

事实上对“支付宝们”的锁喉还并不如此,就在3月13日,央行下发紧急文件叫停支付宝、腾讯的虚拟信用卡产品,同时叫停的还有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

央行杭州中心支行支付结算处收到央行出具的《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暂停支付宝公司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等业务意见的函》。该函件中提到,因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突破了传统受理终端的业务模式,其风险控制水平直接关系到客户的信息安全和资金安全。目前,将条码(二维码)应用于支付领域有关技术,终端的安全标准尚不明确。相关支付撮合验证方式的安全性尚存质疑,存在一定得支付风险隐患。

而就在两天前即3月11日,腾讯和阿里巴巴分别宣布与中信银行展开网络信用卡业务。用户可以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钱包在线办理信用卡,即时申请、即时获准。

中金公司认为,虚拟信用卡将促进支付宝和财付通O2O闭环的建设,推动线下支付向线上支付转移,仍将损害到银联的利益,这或许是叫停的主要原因。

“有时候,打败你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3月18日晚,阿里集团董事长马云在该公司于北京大学百年礼堂举行的阿里巴巴技术论坛上演讲时感叹。

“支付宝,这是你最艰难的时刻,也是最光荣的时刻!”意犹未尽,3月23日,马云更发布一篇反击檄文《支付宝,请扛住!》,“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一致行动,强令限制储户转向支付宝的资金额度。市场不信眼泪,市场更不怕竞争,市场怕不公平。四大天王联手封杀,支付宝虽败犹荣,虽死犹生,但决定市场胜负的不应该是垄断和权力,而是用户!”

  祸起余额宝?

回看四大行与支付宝的冲突,余额宝可能是一个不得不提的名字。

众所周知,余额宝由阿里支付宝为个人用户打造的一项余额增值服务。由支付宝和天弘基金于2013年6月13日上线,6月17日正式推出。据悉这是类存款业务,通过“余额宝”,用户存留在支付宝的资金不仅能拿到“利息”,而且和银行活期存款利息相比收益更高。根据其官方介绍,2012年,10万元活期储蓄利息350元,如通过余额宝收益能超过4000元。

此产品出来之后,发展迅猛。6月18日晚上9点30分已经突破100万,距离余额宝上线还不到6天时间。

而就在去年10月9日,内蒙君正的一纸公告揭开阿里更大的动作。阿里巴巴、内蒙君正及天弘基金管理层对天弘基金分别实施了增资扩股,其注册资本由原来的1.8亿元增至5.143亿元。其中,阿里巴巴出资11.8亿元认购天弘基金26230万元的注册资本,将持有后者51%股权,而天弘基金正是支付宝的合作伙伴,阿里的介入让这家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基金公司瞬间名声大震。余额宝推出半年时间,规模已经达2500亿,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单个基金。

余额宝之后,百度、腾讯也进入这块市场,并推出自己的“宝宝”。去年10月28日,百度理财平台高调上线。当日,百度联合华夏基金推出“超高年化收益 超低门槛”的理财产品——“百发”,以预计高达8%的年化收益率吸引了大批用户的眼球。

腾讯早在2005年成立了类似于支付宝的第三方支付平台财付通。在财付通下设有“理财汇”平台,可以在线和基金公司签约,用财付通账户从事基金投资理财,分享收益。今年1月,腾讯与包括国内最大基金公司华夏基金,以及规模靠前的易方达、广发和汇添富等四家基金公司进行合作,推出微信版余额宝理财通,当时给出7日年化收益率为6.4350%,相当于活期存款的16倍以上。

余额宝这类产品在巨头的推波助澜下迅速壮大。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2月底货币基金规模14233.52亿元,这意味着2月份单月货币基金规模增长了4701亿,今年前两个月,货币基金吸金约7000亿元,也就是说今年前两个月的增长规模接近过去10年的总和。

有基金业人士对外表示,2月份新增的货币基金中,余额宝占一半,其他基金公司分另一半。从单个公司看,除了余额宝之外,收益最大的是华夏基金。

货币基金规模大跃进主要动力正是“宝宝”们。2月中旬,余额宝规模达到4000亿以上。天弘基金公布的余额宝的最新用户量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2月27日,余额宝用户量已突破8100万户。华夏现金增利的规模突破1000亿,成为继天弘之后第二家电商规模过千亿的基金公司。

央行发布的《2013年10月金融统计数据报告》中显示,今年10月,我国住户存款减少8967亿元,住户存款在一个月之内失血近9000亿元。

就在“宝宝们”风起云涌之时,今年开始出现质疑的声音。今年两会前,围绕着宝宝们的协议存款是不是应该交准备金,争议的声音已经不绝于耳。而作为主要监管机构之一,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发表文章认为,在我国,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该受存款准备金管理。

据悉,以余额宝为代表们的宝宝们主要是货币基金,而货币基金主要投向了银行的协议存款,反对者称,这些协议存款如果也收20%准备金,那基本就不用赚钱了。

而就在此间,一种更严厉的质疑声音出现。2月21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发表的一篇题为《取缔余额宝》的博文,称余额宝是寄生虫、吸血鬼,冲击了中国社会的融资成本,乃至经济安全,需要取缔。

此事随后引起极反应,褒贬皆有,论战激烈。3月5日进一步报道称,目前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下令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依托的天弘基金及其他货币市场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

3月6日,全国政协代表、中国工商银行监事长赵林在参加政协小组讨论会时表示,互联网金融本质上是金融行业,只要是金融行业就可能有风险,所以要按金融属性加强监管。他同时进一步对媒体向其求证“工商银行是否不接受余额宝协议存款时”,点头确认答“是”。

与此同时,宝宝们的收益率出现下滑。到3月2日,余额宝7日年化收益率降至5.9710%,自去年12月26日以来首次跌破6%。

对此,天弘基金固定收益部基金经理王登峰对外表示称,这个收益可能还要继续下降。

余额宝的收益超过6%,其实这个是已经过高的情况,跌破6%才是一个理性回归。收益率还会有所下降,下降到多少水平呢,估计在5左右吧。这个应该是第一个阶段的一个阶段点。

此前2月21日,证监会组织货币基金规模居前的十余家基金公司一把手开会,重点提示基金资产大比例投资银行协议存款的风险。

“(去年)11月底开始,银行协议存款利率高达6%以上,很多货币基金将九成基金资产都配置在银行存款。但近期存款利率下降,各种宝的收益也会快速下降,很可能会有一波赎回潮。”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人士对外称,监管层担忧投资者集中赎回,会出现流动性的风险。

在对“宝宝们”的质疑声中,此事逐渐升级,演变为四大行与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金融公司的阻击。

“互联网金融正在颠覆越来越多人选择金融产品的行为方式,存款理财不一定去银行,而是选择类似余额宝这样的货币基金,体验好收益又高。此外,腾讯微信支付推出的理财通,也能简单地一步两步就能实现轻松理财。这完全打破了用户过去对于理财的高端理解,让理财更加屌丝,让普通老百姓也能享受合理的资金收益率。”李明顺分析称。

他认为,“阿里和腾讯短短几个月就吸纳了近万亿人民币的资金,这让传统金融体系顿时感到了恐惧的威胁,而且更让传统金融机构可怕的是,除了阿里和腾讯之外,现在几乎所有的主流互联网公司都在介入互联网理财,象百度、新浪、搜狐、网易等等公司都在布局理财业务。这势必会发生群狼效应,让银行的钱以加速度更快地的流出,作为传统金融机构暂时还没有特别好的产品解决方案之前,被动紧急用最粗俗的方式对抗是必然的。”

不过对此,易观国际分析师张萌持不同观点,她在3月25日接受笔者采访时认为,“四大行并不是真对互联网金融,而是针对快捷支付这一业务类型,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银行业有积极作用,但需要监管。”

“互联网金融可能威胁到银行业的中间业务,而这块业务是银行业未来成长的重要支撑。”而对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的竞争,中国银行一位内部人士此前接笔者采访时表示,“其实银行业不担心互联网企业如今的竞争,毕竟现在的互联网企业所采用的方式还是以传统银行业务模式进行竞争,最多引发的是价格战,比谁的手续费更低,银行业其实最怕的是出现新的商业模式进行竞争,这种新模式可能并不以银行业原有的思维模式进行运营,这才是对中国银行业颠覆性的,如苹果公司对手机业的变革。”

无论如何,看来传统银行与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之间的博弈还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进行下去。而就在此间,3月26日,又有消息称,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宣布推出娱乐宝。网民出资100元即可投资热门影视作品,预期年化收益率7%。据悉,娱乐宝首期四个项目包括电影《小时代4》、《狼图腾》、《非法操作》、《模范学院》等,总投资额7300万元。这又将引起何样的震动,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Lee'Xin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于2014-04-01 10:11:58
精彩推荐
各种观点
评论关闭中
热门阅读